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欧阳修跟镇江竟然是这种关系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69

   如果说成年人有不知道欧阳修的我信,如果说成年人有不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句话的我不信。“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是出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以前是高中课本里学的,现在初中已经学了。我们当初是要求会背诵会默写,不知现在是什么要求。

   欧阳修字永叔,四十岁被贬安徽滁州时号“醉翁”写下了著名的《醉翁亭记》,后号“六一居士”,是北宋名臣,也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是北宋文坛的执牛耳者,其门生故吏众多,苏颂、曾巩、苏轼、苏辙等都是他的学生,其也是苏洵、王安石、吕惠卿等升官的保荐人。他与弟子曾巩、苏轼、苏辙及苏洵、王安石加上唐朝的韩愈、柳宗元号称“唐宋八大家”。他和范仲淹是北宋两个励志少年的典范。范仲淹两岁丧父,有“画粥断齑”的故事;欧阳修四岁丧父,后有其母“画荻教子”的故事。“不经一番彻骨寒,哪得梅花扑鼻香”这大概可以形容他们在逆境发奋学习,通过自身努力走上成功之路。两人均官至参知政事,大概类似于副总理的地位。

   最近以北宋为历史背景的电视剧《清平乐》又让欧阳修火了一把,尤其是他调侃连襟王拱臣的一联:“旧女婿为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让很多人津津乐道。曾还有人搞反了相互的关系,认为那联是王拱臣调侃欧阳修的。真实的情况是欧阳修和王拱臣是同年进士,王拱臣是状元。薛奎看中了两人,于是想招他们为女婿。但欧阳修已经被恩师胥偃提前下了订单,预定了做胥家女婿。后来王拱臣娶了薛奎的三儿女。兜兜转转的,欧阳修娶了胥氏和杨氏,均早逝。当听说薛家还惦记着这门亲事时,娶了薛奎的四女儿。而后薛家三女儿也去世了,王拱臣又娶了薛奎的五女儿。是以才有了欧阳修调侃王拱臣的:“旧女婿为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
 
   欧阳修第一个老丈人的胥偃,字安道,为翰林学士,宋史有传。胥偃官至知制诰,知制诰是专门帮皇帝起草文书的人,文学修养很高。胥偃也是欧阳修的伯乐。史载:“欧阳修始见(胥)偃,偃爱其文,召至门下,妻以女。”欧阳修自己也说“某自束发为学,初未有一人知者。及首登门,便被怜奖,开端诱道,勤勤不已,至其粗若有成而后止。”
 
   北宋仁宗天圣六年正月,二十二岁的欧阳修向白居易带着自己写的文章拜见顾况一样,带着自己的文章到汉阳谒见了翰林学士胥偃,胥偃一看文章觉得是个可造之才,大加称赞。认为欧阳修将来肯定能名满天下。收他做了及门弟子,并许诺将女儿许配给他。对一个籍籍无名由单亲母亲带大的缺少官场背景的穷秀才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机遇,可以用“鱼跃龙门”来形容。由此欧阳修成了胥偃的登堂入室的弟子。这年冬天,胥偃带着欧阳修到了京城。在京城胥偃不断带他拜见亲朋故旧,不断在公卿之间赞誉欧阳修,为他拉人脉树口碑。第二年春天又送欧阳修进太学,欧阳修也不负所望,国子监考试拿了第一,后来的解试又是第一。经过胥偃两年的悉心栽培和欧阳修自身的不断努力,天圣八年欧阳修考中进士,获甲科第十四名。由此走上仕途。这年他才二十四岁,风华正茂。参知政事薛奎也看中了他,想招为女婿,奈何此时的欧阳修已是名草有主,花落胥家。薛奎将新科状元王拱臣招揽做了女婿。后一年功成名就的欧阳修迎娶了胥家的大小姐。琉璃易碎彩云散,好景都不易长。17岁的胥氏在为欧阳修生下儿子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一年后欧阳修娶了谏议大夫杨大雅的女儿,但不到一年杨氏也去世了。而此时的欧阳修与前老丈人胥偃之间因政见不同已貌合神离了。京畿开封府尹范仲淹在任上标新立异、不循旧法,屡次被纠察刑狱的胥偃指出要改正。欧阳修、尹洙、余靖等一帮政坛新锐是坚决站在范仲淹的一边,由此与胥偃产生隔阂和矛盾。尤其是在对待范仲淹被贬谪的事情上,他们不惜主动贬官。欧阳修为此还主动跳出来责备御史高诺讷不为范仲淹说话。这种锋芒毕露的行为,胥偃估计是无法接受。可能也没少劝这个以前的门生和女婿,奈何时代不一样了,此刻的欧阳修已是“以文章名冠天下”的文学达人,有着自己的思想和主见,不是别人能左右和改变的。胥偃面对羽翼已经丰满,听不见自己意见的欧阳修很是不满,两人由是心中隔阂越来越深,曾经的翁婿俩人越走越远。加上欧阳修与胥氏所生儿子在他与薛家四小姐结婚的第二年便夭折了,两家更没有了联系的纽带。反正欧阳修后来再也不登胥家大门。欧阳修自己解释是:不想跟凡夫俗子一样,受到人的提携照顾,就经常去恩人门下走动保持一种亲昵的关系。说那样是以报恩德为名的一种自私行为,其实是对恩主也不厚道。自己的操守是励志名节,不让自己成为无名之辈,这才是对知遇之恩的回报,而非是相互走动才是回报。“某之愚诚,所守如此,然虽胥公,亦未必谅某此心也。”欧阳修这段说辞也仅仅是在听说胥偃去世后跟曾经的舅舅刁约的一番解释,不知道刁约有没有回复他。但胥偃可能至死也没有原谅欧阳修那种断绝往来的行为。

   嘉佑二年欧阳修做了贡举的主考官,经欧阳修等人录取的那届进士可谓是群星璀璨。苏轼与苏辙兄弟、曾巩与曾布兄弟、林希、吕惠卿、章惇等一大帮名人影响着北宋的政坛更影响着文坛。这届中有个“工于文章”的胥元衡也是文采斐然,只是胥元衡相对于其他人去世较早,名声不显。这人是胥偃的儿子,也就是欧阳修曾经的小舅子。《宋史.胥偃传》:胥偃“子元衡,有学行,能自立,为尚书都官员外郎,并其子茂谌咸早卒。偃妻,直史馆刁约之妹。与元衡妇韩、茂谌妇谢皆寡居丹阳。闺门有法,江淮人至今称之。”丹阳是当时人对镇江的代称,也就是说:胥偃家族三代寡居镇江。胥偃的夫人刁氏,是刁约的妹妹。刁约后来在镇江东门范公桥东边建藏春坞,是北宋丞相苏颂的北邻。刁约曾有诗:“城南已葺藏春坞,溪侧方营逸老堂。岭上万松山径合,江中千稻一丘黄。”苏轼、王安石、司马光等等北宋一大帮文人墨客都有吟咏藏春坞的诗词。欧阳修也有《题景纯学士藏春坞新居》:“清才四纪擅时名,晚卜丘林遂解缨。欲借青春藏向此,须知白首尚多情。水浮花出人间去,山近云从席上生。漫说市朝堪大隐,仙家谁信在重城”。南宋时有本写镇江历史名人家族的《京口耆旧传》,在第一卷就是讲的刁约的祖父刁衎迁居京口。所以刁约和他妹妹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镇江人。也就是说欧阳修曾经是镇江人的女婿。
 
   欧阳修诗词文章很多,但涉及镇江的很少,即便他曾经在镇江的对岸扬州做过知府。目前仅看到他写过《题金山寺》和《甘露寺》,《题金山寺》“地接龙宫涨浪赊,鹫峰岑绝依云斜。岩披宿雾三竿日,路引迷人四照花,海国盗牙争起塔,河童施钵但惊沙。春罗攀倚难成去,山谷疏钟落暮霞。” 《甘露寺》诗:“云树千寻隔翠微,给园金地敞仁祠。讲花飘雨诸天近,春漏欹莲白日迟。引钵当空时取露,残灰经劫自成池。危阑徙倚吟忘下,九子铃寒塔影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丈母娘在镇江的缘故,他害怕到镇江来,去拜见不好,不去拜见也不好。从欧阳修给杜衍的信札来看,欧阳修应该在天圣六年冬天(初入胥偃门下时)跟着老师胥偃一家到过镇江,有可能是提前过来给刁约的父母亲拜年的,老刁家也是官宦世家。
 
   总觉得欧阳修写镇江的两首诗湮没在众多吟咏镇江的诗词中,《甘露寺》不及曾肇写的《题多景楼》:“屈曲危楼倚半空,诗情无限景无穷。江声逆顺潮来往,山色有无烟淡浓。风云满楼供一醉,乾坤万里豁双瞳。片云回逐斜阳去,知落淮山第几重。”现在常用一句话形容一种关系:熟悉的陌生人。镇江于他曾经是很亲近的地方后来变得很陌生,他的才情可能被一种尴尬的氛围给压抑住了。个中原因或许只有欧阳修自己最清楚。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2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9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4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