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苏颂:苏学士宅不是我家的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56

   《嘉定镇江志》记载:北宋释仲殊在镇江写过十首《江南好》词,第九为《苏学士宅绿杨村》:

   南徐好,桥下绿杨村。两榭风流称郡守,二苏家世作州民。文采动星辰。
   书万卷,今日富儿孙。三径客来消永昼,百壶酒尽过芳春,江月伴开尊。
   词的大意:镇江是个好地方,范公桥下有绿杨村。谈到桥上舞榭歌台的流风雅韵,大家都很感谢当时市长范仲淹。家世显赫的苏家兄弟居住在这里。他们的文笔惊天动地,家里收藏的万卷书,如今成为儿孙宝贵财富。三径虽为隐居地,常有客人来访,家里热闹非凡,灯照华堂没有黑夜的景象。开席百壶酒,美好的日子就像春天般惬意。那一轮江月相伴着举杯畅饮的场景更让人难以忘怀。
   说到苏学士,可能最先想到的大概是苏东坡。明人冯梦龙写过《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主人公就是苏东坡。而苏东坡本人也编有《苏学士医方》,后被人与沈括的医方合并为《苏沈良方》。尽管苏东坡也想居住镇江,并看中了蒜山脚下的一块地,“蒜山幸有闲田地,招此一家无房客。”地属于金山寺。大和尚没搭理他。愿望落空的苏东坡最终在阳羡买地,住到宜兴去了。否则更要为镇江历史文化锦上添花了。
在北宋,被称为苏学士的还有个苏舜钦。在他去世后,当时文坛泰斗欧阳修帮他把遗作整理成集,书名就叫《苏学士文集》,欧阳修还特意为文集写了《苏学士文集序》。苏舜钦与哥哥苏舜元被时人称为“二苏”。黄庭坚说:“二苏文章,豪健痛快”。看了黄庭坚的“二苏文章豪健痛快”大多以为说的是苏轼苏辙兄弟,其实不然。这句出自《苕溪渔隐丛话》“苏子美”篇“山谷云:二苏《送梁子熙联句》云...二苏文章豪健痛快如此,潘、陆不足吞也”。潘、陆指西晋大诗人潘岳和陆机。王明清《挥麈录》“国朝以来父子兄弟叔侄以名望显著缙绅间称之于一时者,如二吕...二钱子高彦远、子飞明逸;二苏才翁舜元、子美舜钦....”尽管史书说苏舜元、苏舜钦葬镇江,但他兄弟在镇江居住过知道的不多。
   苏颂虽然也很有文学才华,但一生并不是以文学显名,因此没有“苏学士”的称呼。其父苏绅做过“翰林侍读学士”,一般被称为“翰林苏公”以示尊重,几乎没有被单独冠名过“苏学士”。只是近年镇江宣传苏颂比较多,刚好苏颂居住在范公桥附近的化隆坊,大家也就以为词中“苏学士”指的是苏颂了,“二苏”是指苏绅苏颂父子。
   释仲殊《江南好(五)刁学士藏春坞》有“歌榭外。杨柳晚青青”,桥有“歌榭”,应该同是范公桥。“歌榭外”说明刁约的藏春坞与桥有一定距离。刁约的藏春坞在范公桥东,与苏颂宅相邻。苏颂说:“予所居北邻有刁氏园。号万松岭。”苏颂后来建第的地皮有一部分是刁约割让给他的。“予营此居有年矣。初惟得一山麓地,甚窄。刁景纯学士割柳南数亩相助。其后又买十余契,方稍完。”范公桥为“庆历新政”失败后范仲淹贬润州知府所重建的清风桥,人们为纪念他,称“清风桥”为“范公桥”。  南宋辛弃疾做镇江知府,写了《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其中有“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不外乎是在北固山即景生情,看到范公桥,想到了“胸中有数万兵甲”的范仲淹抗击西夏赢得“小范老子”不好惹的名号。而如今江山仅剩半壁,曾经的风流也随时间风吹云散。
   说宅子是苏颂家的,我们可以看看词的内容是不是写的苏颂家族。大家都知道苏颂定居镇江,自称为镇江人。根据苏颂自述:他在元祐八年从宰相位置上辞职,回西冈私宅等待皇帝批准辞职,京城很多官员到西冈劝慰苏颂,有的认为西冈房子太简陋,不符合宰相身份。苏颂回答说从高祖到孙子都在外面做官,除了西冈外地“无尺椽寸土”。他是在绍圣元年(1094年左右)才在镇江建房的。苏颂几代为官,也算家世显赫。这也算是对的上的。苏颂虽然做过宰相,搞过科研、做过《本草图经》的编辑和校审,但他的诗文也不少。和黄庭坚、苏轼、李公择等一大帮当时的文化名人有过唱和,文采也绝对不差。家中藏书也是过万。苏象先的《魏公谭训》记载:“祖父在馆阁九年。家贫俸薄,不暇募俑书,传写秘阁书籍,每日记二千言,归即书于方册。家中藏书数万卷,秘阁传者居多”。苏颂家藏万卷书,是一字一字的手抄本装订成册的。在离休回到镇江后,新科进士叶梦得调丹徒县尉,到苏家来抄书,苏颂也是慷慨大度尽力给予帮助。叶梦得后来成为南宋藏书大家也是受惠于苏颂的数万卷藏书。看了前面的这些描述看,感觉应该是写的苏颂家情况。词后面的“今日富儿孙”也能勉强能说得通。按这个词写作时间,“二苏”已经去世了,才能有富儿孙的说法。有点很难说得通是后面的不分白天黑夜酒宴上的大口喝酒。苏颂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才去世,跟着就是崇宁年间(1102-1106年),其间满打满算也就五年。而崇宁年间释仲殊自缢身亡。那么释仲殊写这首词距苏颂去世也就只有四年左右时间。苏颂去世几个儿子得守孝三年,守孝期间不可能花天酒地的“百壶酒尽过芳春”,也不可能一过守孝期就日夜酒宴。这明显不符合当时的礼教和苏颂对子孙的家教。如果说写的是苏颂喝酒,但事实上苏颂本身并不爱饮酒,日子过得也不爱奢华。苏象先的《魏公谭训》记载:“祖父平生喜饮茶而不喜饮酒。家中燕集不过三杯至五杯,燕客不过七杯至十杯。丰俭得中士人以为法。”苏颂自己也说“吾不好饮酒,特嗜茶”。一个内敛和节俭的人,偏僻要给他按上一个不分白天黑夜嗜酒如命帽子,说他有“消永昼”、“百壶酒尽”的放达行为,苏颂表示不接受。很明显后面几句在时间和人物上都和词意不符。尽管他回镇江诗里写过“三径”来形容隐居生活。
   三苏中,排除苏东坡和苏颂,我们再看看苏舜钦的经历与词意是否吻合。苏东坡和苏舜钦都是以文采显名,只是苏舜钦去世较早,未能赶上北宋文坛群星闪耀的时代,但他确实是北宋文坛划时代的人物。苏舜钦与梅尧臣是北宋古文运动的先驱,世称:“苏梅”。欧阳修说:“子美之齿少于余,而余学古文反在其后。”又有“苏(舜钦)豪以气轹,举世徒惊骇”赞叹。其文采不言自明。
   在宋朝那个年代,一般官宦之家,有个几千册书是正常的,南宋王明清说:“近年所至郡府多刊文籍,且易得本传录,仕宦稍显者,家必有书数千卷,然多失于仇校也。”。也就是说这些书都是传抄的,可能会有错误,可能会误人子弟。所以稍微考较一点的人家都会对藏书进行校对,这不是普通官宦之家能做到。蔡襄说苏舜元“藏书数千卷,皆手自仇教”。刘敞说苏舜元:“此家大门以来,收古书尽甚众,至君由备”。由此看出,苏舜钦家族不是普通官宦之家。他们是官宦世家。苏舜钦的祖父苏太简是宋太宗时的状元,“太简被太宗遇,使第诸国....赐予盛多,公卿之家无出其右,此其尤著名者。”所以欧阳修赞苏舜钦和苏舜元:“文章家世事,名誉兄弟贤”。由此看出,“二苏家世”与文采之类的加上苏舜钦的“三径”隐居生活与苏舜钦是完全吻合,等于量身定做的。
   再看“今日富儿孙”。张邦基记录的苏舜钦家族藏有书画好珍奇异宝:“润州苏氏家书画甚多,书之绝异者有太宗《赐易简御书》....”苏易简字太简,《赐易简御书》是太宗皇帝赐给苏舜钦爷爷的御笔,这个是家族几代人的荣耀,子孙绝对不会轻易转让给别人的。很明显,张邦基口中的润州苏家就是指苏舜钦家族。再有治平元年(公元1064年)润州知府裴煜(字如晦)给欧阳修写信说:“煜守丹阳(指镇江)日,苏氏者出古物,有铜雁足灯,制作精巧,因辨其刻,则黄龙元年所造。”焦山现在仍有裴煜与苏舜钦侄子苏泂治平年间的石刻。此苏家很穷也很富有。所谓很穷,是苏舜钦叔叔拥有着苏太简书画珍奇收藏的绝大多数却没钱举家回京城,最终居住在镇江。说富有是家藏书画珍宝精品太多。苏舜钦收藏有《怀素自序帖》真迹,曾让时人羡慕不已了。范仲淹题苏舜元所藏《兰亭序》:“今复观斯文于才翁东斋,足为佳遇。”小范老子看了一本《兰亭序》就觉得是佳遇了。当时苏家可是有苏太简留下的三个版本的《兰亭序》。要是看全三个版本,还不得羡慕死啊。米芾为了得到苏家一本《兰亭序》,用王维、徐熙等古人字画从苏舜元儿子那换得其中一本。称书万卷富了儿孙是一点不假。
   再谈喝酒。苏舜钦家族喝酒是名声在外。例子很多,他爷爷苏太简太好喝酒,皇帝特意写了“戒酒”、“劝酒”两章,让苏易简对着母亲读,承诺不酗酒。但最终苏太简还是死于酒上,连皇帝都感到惋惜。史载苏舜钦“豪放不羁,好饮酒。”住在丈人家时,“每夕读书,以五斗为率。”每天一个人读书喝至少要喝五斗酒,苏颂宴请客人不过才喝十杯。两个喝酒是大相径庭。传苏舜钦读《汉书张良传》,看到张良与客人刺杀秦始皇没成功,说:“惜乎击之不中!”喝了满满一大杯。看到张良与刘邦相会一段,说:“君臣相遇,其难如此!”又喝了满满一杯。老丈人听后说:“有如此下酒物,一斗不多。”终于因“进奏院”卖废纸通宵聚餐喝酒的事情被人打击告发而削职为民。刘攽在《和杨十七伤苏子美》诗中说:“苏君在朝素机警,气排青云力扛鼎....千金置酒宴长夜,锦绣照烂丝篁静....”以上正好可以印证苏舜钦的“消永昼”和“百壶酒尽”。
   有人对苏舜钦苏舜元兄弟与镇江的关系不太了解。蔡襄说:苏舜元在京都去世时,“汴(京)无资产以为生,诸孤就养江南,居润州”。也就是说,苏家家产或在润州,并明确其时子孙是居住在润州的。欧阳修写《苏舜钦墓志铭》称苏舜钦葬润州丹徒县义理乡檀山里石门村。《嘉定镇江志》记载:“苏舜元墓在五老山”,王安石挽苏舜元诗有:“寂寞蒜山渡,陂陀京口原。”说蒜山渡之后看不到苏舜元来来往往的身影了,间接说出苏舜元经常回镇江的意思。苏舜钦有首诗是写给当时做镇江知府的朋友的。“君方酒酣亦思我,奔墨纸上为长谣....此篇笔绝墨未渗,我舟适到范老桥....”苏舜钦到范公桥时,知府的邀请信刚刚写好。苏舜钦的不请自到,是先回范公桥边上绿杨村的苏学士家里。如果真写成我刚到家,不知道有酒宴,那真的尴尬了。说刚到范公桥,还没下船进门,那感觉多巧,多么的心有灵犀。

   通过对词的内容和描述对象的分析,很明显苏学士宅是指苏舜钦家族的房子,而非苏颂家的。苏颂是退休后才在镇江建房,仅在刁约藏春坞隔壁建了一座简陋房子,用当时人的评价也就是“仅避风雨”,却被后人误认为拥有了绿杨村大房子。苏颂觉得有点冤。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2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9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4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