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曾布延安夫人苏颂妹考辩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73

   张邦基在《墨庄漫录》中有:“延安夫人苏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内也,有词行于世。或以为东坡女弟适柳子玉者所作,非也。”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有个延安夫人苏氏的词在当时流传,很多人以为是苏东坡那个嫁给柳子玉的妹妹写的,其实是苏颂那个嫁给曾布的妹妹写的。张邦基想告诉当时的人们:你们说的作者错了。

   其实张邦基自己也错了。苏东坡《祭柳子玉文》有:“欣然二孙,则谓我舅”。很明显柳子玉比苏东坡长一辈。应该是苏东坡堂房妹妹嫁给了柳子玉的儿子。既然后面一句错了,那么前面一句是不是也会错呢?因为词现在已经无考,但猜测词中或许有关于镇江(润州)的内容,因为柳子玉是镇江人,苏颂也自称“丹阳(镇江)子容”,曾布也归老镇江,并与夫人魏玩同葬镇江空青山。最近空青山曾布墓正在做考古发掘,已经发现有曾布夫人魏玩的墓志铭。

   张邦基扬州人,主要生活在北宋末南宋初。按说其时离苏颂、苏轼、柳子玉所处年代相去不远,所述不应该有多大出入。但事实是有出入了。

   苏颂父亲为苏绅,老家是福建泉州。苏绅去世后葬镇江城东的京岘山。自此苏颂落籍镇江。苏颂字子容,北宋元祐八年丞相。退休后回镇江养老,去世后葬镇江城西五州山东北阜。现有资料显示苏绅有子:苏颂、苏衮、苏棁。有女儿几人未有明确说明。苏颂在《感事述怀》诗中记载:“予既除先公丧,祖母徐国太夫人、先妣魏国太夫人皆在堂,及诸姑弟妹未婚嫁。家素无资,不暇择禄,急銓调,授南京留守推官。”这里看苏颂说有姑姑和妹妹没有出嫁,弟弟没有娶妻。这年的苏颂30岁。根据苏象先的记载:“凌夫人早逝,贵公大族争欲继室祖父,悉谢之。向传范为南都(京)留守,祖父在幕中,请妻尤迫。”由此可以看出,此时的苏颂为单身汉。苏象先根据苏颂“诸姑弟妹未婚嫁”补充记载为:“祖父为大理丞、馆阁校勘,月供奉十七千。赁宅养马已费三之一。迎侍高、曾祖母,二曾叔祖、二曾祖姑、二叔祖、三叔姑皆未婚嫁。”其中三叔姑应为三叔祖姑。苏颂为大理寺丞、馆阁校勘时才32岁,凌夫人早逝,岂有三女未嫁的道理。就算他31岁迎娶辛氏夫人,三女未嫁(苏象先说的三叔姑)之说也是不成立,故应为三叔祖姑,即苏颂有三个妹妹未嫁。苏颂给长妹写的墓志铭有:“苏氏予长妹,我先公太尉公翰林府君晚得女,以其秀且慧,故特抚爱之”由“晚得女”可知,苏颂只有妹妹,而无姐姐。长妹小苏颂11岁。苏象先称之为“五祖姑”。从苏绅晚年得女来说,有三个女儿已经不错了。

   根据苏颂和苏象先的记载:
   苏颂长妹先嫁吕蒙正孙子吕昌绪,婚后三年吕昌绪去世,四年后嫁张宗古儿子张斯立(挺卿),这个长妹是能写词的。张斯立去世后,长妹回娘家服侍母亲对外称未亡人。熙宁五年随苏颂去东阳赴任途中在桐庐县漏港滩因翻船溺水去世。

   苏颂仲妹先嫁宋拯,宋拯二十八岁去世。苏颂说:“始予妹适宋氏未久而寡。”。后苏颂嫁妹于李况,苏颂称李况为“仲妹婿”。李况元祐五年去世,享年六十二岁,夫人苏氏被封海陵县君。绍圣元年其子李峒奉母苏氏葺居镇江、落籍镇江。

   苏颂小妹当是嫁给林希之弟林旦的。苏象先称:“林次中(林旦)娶十一祖姑。善能文。熙宁中,次中为御史,有事□忤,或曰:诸苏教之。有人云:何必诸苏,家中自由文士。”这是说“熙宁三舍人”事件,苏颂封还词头,反对对李定的任命。林旦此时为御史,也参与弹劾李定不孝之事,有人认为是苏家在教唆林旦。苏颂跟这个妹婿关系不错,也能谈得来。彼此有大量的和诗。苏颂有《次韵林次中九日都下感事二首》,其中有“感时谩缀茱萸佩,惜别应怜棠棣花”句,并注:“次中是日别,雄倅令弟归”。用“茱萸”(唐王维“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和“棠棣”(常指兄弟)典故表明了关系。《次韵林次中察院经过南都见寄》末句有“厚禄华堂许便亲”。充分说明了两人的关系。林旦约生于景祐三年,大约卒于元符三年。享年64岁。外孙为陈长方,女婿陈侁卒于洪州录事官,“长方奉母居吴,依外祖太仆寺卿林旦。”

   五六十岁的夫人在那个年代断无再嫁的道理。由此可见苏颂三亲妹均不可能是与曾布有任何关系。不知张邦基“延安夫人苏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内也。”出处在哪。按说张邦基家族与苏颂还是有些关联的。

   张邦基在《墨庄漫录》里记录了一段家事,可以看出他的家世。“崇宁三年,邦基伯父文简公宾老,自翰林拜左丞,而伯父倪老后除内相。”秦观《芝室记》说:“河南张倪老既以其父宣义君命,奉其母彭城君之丧,殡于广陵石塔佛舍,遂与弟曼老、冲老庐于殡侧。”“倪老名康伯,以召试中选,今为南都教授。曼老名康孙,前参海陵军,冲老名康道云。”根据苏颂记载,张康伯、张康孙、张康道、张康广是张升卿的儿子。张邦基称张康孙是从伯父。张升卿又是苏颂大妹婿张斯立(挺卿)的弟弟。苏颂大妹的儿子叫张康叔。也就是说张邦基是苏颂大妹婿张斯立的侄孙。扬州、镇江一衣带水,两家应该算近的,柳子玉家也是镇江。这种张冠李戴的按说是错误不应该发生的。苏颂之父苏绅兄弟五人加从兄弟两人共有七位兄弟,苏颂长妹在家族女子中排行第五了。难道是张邦基把苏颂堂妹也算作苏颂妹了?鉴于苏绅兄弟生女儿情况不明,无法展开论述。

   既然说延安夫人是曾布(子宣)的内人。古人所说内人应该是正室或者是继室。曾布娶妻魏玩,这是不需要怀疑的。曾布与魏玩同葬镇江空青山,已有墓碑出土可以证明。继室只有等魏玩去世了才能称为夫人。既然做了夫人,那曾布的所有儿子都得认这个母亲,都得喊母亲。苏象先《魏公谭训》里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士人因母亲去世,请了个村妇照顾父亲。结果“村妇据堂上为真母”,打骂士人及媳妇。士人气不过,打了回去。村妇以:“殴母不孝”,将士人告到官衙,要蹲大狱。是碰到胡宿认清假母的事实帮士人打赢官司了。也就是说那个时代,继母就是母亲。因此在子女的墓志铭上经常看到先妣可能有几个。曾布哥哥曾巩墓志铭里有:“母曰文城郡太君吴氏、仁寿郡太君朱氏。”而曾布弟弟曾肇的神道碑写有:“母京兆郡太君周氏、文城郡太君吴氏、仁寿郡太君朱氏。”朱氏为曾肇生母,曾巩继母。再看曾布儿子曾纡的墓志铭:“公讳纡,字公衮。。。而丞相文肃公布第四子也。母曰鲁国夫人魏氏。”这里母仅魏玩一人,没有继母一说。曾布大观元年(1107年)去世,曾纡是绍兴五年(1135年)去世。若曾布有继室封夫人,曾纡的墓志铭里母应该有个延安夫人,事实上是没有。何况按宋朝的仪轨,“凡宰相、使相,母封国太夫人,妻封国夫人”。魏玩封了国夫人而“延安夫人”这个名号却对不上去,不得不让人怀疑“延安夫人苏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内也。”的真实性。

   再看曾布与苏颂两人交情到底怎样呢?苏象先《魏公谭训》说:“祖父薨背。贤士大夫祭文甚众。惟南丰曾相之文委曲周尽,颇无遗事,若行状。”说是曾布给苏颂写的祭文像行状一样周详。确实苏颂和曾布关系不错,否则苏颂贬官也不会有人邀请曾布聚餐给他们送行。司马光《温公日记》记录一事:熙宁三年“才元(李大临)、子容(苏颂)得外官,胜之以故事饯之,和叔、曾布皆不赴。”事实上邀请了曾布,但他没有赴约。再有苏颂儿子的“苏嘉学案”,则是由曾布向王安石汇报,酿成学案,最终导致苏嘉“由是罢举”。只是苏颂“器局闳厚,未尝与人较短长”。苏颂去世后曾肇给苏颂写了墓志铭,大概是因为苏颂与曾布、曾肇算亲戚,苏颂的孙女嫁给了曾巩的孙子。

   曾布有十子。其实曾布除了有夫人魏玩外,还有妾王氏。有的《曾氏家谱》说十子分别为綖、缨、缫、纡、缲、绂、絣(绚)、绰、纟聿、绪。但这与曾纡外孙王明清所记有出入,王明清的叙述来源是曾纡的手记,应该属于第一手资料。曾布以儿子待约。王(曾)约字公详,或为曾布继子(妾王氏与王大卿儿子所生),其后约有异母弟綯字公敏后改敏功。王明清明确说曾布十子中有二子是和妾王氏所生。此王氏出身亦是名族。

   综上所述,张邦基所谓:“延安夫人苏氏,丞相子容妹,曾子宣内也,有词行于世。或以为东坡女弟适柳子玉者所作,非也。”应该是不成立的。不存在苏颂妹妹嫁给曾布做了延安夫人一说。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1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8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3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