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苏颂与黄庭坚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54

苏颂像

   谈到北宋大诗人,黄庭坚肯定是绕不过去的,也是必不可少的。他虽是苏东坡的学生,号称“苏门四学士”之一,但更多的时候是与苏东坡并肩齐名的。诗词方面与苏东坡合称“苏黄”,在书法方面与苏东坡同列“苏黄米蔡”北宋四大家。他与苏东坡的关系人尽皆知,但与当过丞相、被苏东坡称为“宗叔”的苏颂的关系却很少有人谈起。

   苏颂字子容,元祐间出任宰相。他因父亲苏绅葬在镇江京岘山,二十八岁举家入籍镇江。苏颂《感事述怀诗》有:“自此谋居郡中,占丹阳(镇江)为乡里。”之后更是自称镇江人(丹阳子容)。宋哲宗绍圣二年归京口(镇江)。退休后定居在镇江范公桥南化隆坊新居,八十二岁时去世,后葬镇江五州山东北阜。
   黄庭坚是洪州双井人,出生庆历二年(公元1045年),比苏颂小25岁。关于黄庭坚与苏颂的交往,主要见于苏颂孙子苏象先的《魏公谭训》记载;“适黄山谷(黄庭坚)见访,延之书院,语论甚欸。仍俾作请疏。黄坐上,立成。曰:因胜得旧名矣,报亲自天锡之。上月林扉或改众之观,粥鱼齐鼓岂异乡时之声。旧住长老澄云透黄龙之三关,用临济一喝。独以道为伴侣,不随世而陈新。瓶水炉香终借松楸之润,晓猿夜鹤终将从杖履之游。”在末尾,苏象先加了一句:“今集中无此文,故见于是。”当是黄庭坚文集里没有看到这篇,苏象先故此录入时予以说明。徽宗朝贬元祐党人,苏东坡与黄庭坚的文集多被销毁。“当徽宗禁锢苏、黄集甚严,至有藏于衣褐,间道出京,为逻人所获者。”黄庭坚传世文集多数是由后人编辑,未录入也很正常。南宋的《嘉定镇江志》里记载:黄庭坚为苏颂写因胜寺《开堂疏》,米芾作跋之事。

   苏颂其实与黄庭坚父辈早就有交往。苏颂的父亲苏绅曾担任洪州通判,也就是在黄庭坚的老家当官。年少的苏颂在洪州居住过一段时间,期间跟黄庭坚的堂伯父黄庠有交往。黄庠的文章当时是闻名中外。曾在国子监、开封府、礼部考试都是第一,等到皇帝殿试时,却因生病无法参加,后再老家洪州休养。少年苏颂在洪州时曾向黄庠借书、请教。《魏公谭训》记有:“祖父言:吾少在黄州假黄庠建章集百余卷。”不知道当时和黄庠的堂弟黄庶有没有交往。但青年时期的苏颂和黄庶肯定是由交往的。

   黄庶是黄庭坚的父亲,和苏颂有着同年之宜,都是庆历二年的进士。古人相当看重同年之交的。苏颂不但与黄庭坚的父亲黄庶有交往,还与黄庭坚舅舅以及丈人都有交往。“初,庭坚年十七,从舅氏李公择学于淮南,始识孙公,得闻言行之要,启迪奖劝,始知向道之方向,孙公为多。孙公怜其少立,故以兰溪归之。”这是黄庭坚为去世的夫人写的一段话。

   黄庶去世较早,年少的黄庭坚投靠舅父李常(李公择)。在他17岁时,李公择把他介绍到孙觉(孙莘老)处学习。数年后孙莘老把女儿嫁给了黄庭坚。陆游《老学庵笔记》有:“李公择、孙莘老平时至相亲厚,皆终于御史中丞。元祐五年二月二日,公择卒,三日,莘老卒,先后才一日。”由此可见黄庭坚的舅舅和老丈人是亲密无间的老朋友。这两人与苏颂关系也非同一般,交情相当深厚。李公择去世后是由苏颂写的墓志铭。铭中苏颂提到:李公择“少与高邮孙莘老齐名。俱为司空吕正献公所知,期以国器。二人官伐趣舍大略多同,数月间相继而逝,人甚异之。”这奇异之处大概也是陆游特意把记录在《老学庵笔记》里的原因吧。苏颂还说到:“予与公游三十年,早同官寺,又连姻。”苏颂和李公择的孙辈或许是结了亲的,也可能是苏颂孙女嫁给李公择的儿子,反正按苏颂说的:两家是亲戚。更多的可能是苏颂孙女嫁给李公择儿子,否则无法解释苏象先《魏公谭训》里面的一段,“祖父晚年德业弥劭,一时诸公皆宗仲焉,李公择、宜彦祖、赵无极年齿不甚相远,同朝同省而皆父事焉。”如果是两家的孙辈结亲,再以“父事焉”有点说不过去。在《魏公谭训》里还有段关于孙莘老的。苏象先说:祖父为开封尹时,曾向吴充丞相“举孙莘老自代”、“举刘莘老为推官”,后来碰见吴充,吴充称赞他“举二莘老甚善”。在那时,举官出差错是要承担连带责任的,尤其是举官自代,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非亲近到一定程度不会举荐。由此可见,苏颂与黄庭坚的父辈有着深厚的情谊。作为晚辈的黄庭坚对苏颂也甚是恭敬和亲近。

   黄庭坚很多时候是通过父辈这个媒介来与苏颂的交往的。《苏魏公文集》里有不少苏颂与李公择、黄庭坚的和韵诗。大概是之前舅舅李公择把皇家赐的茶分了些给黄庭坚,他写了《谢公择舅分赐茶三首》表示感谢,甥舅间写了不少和韵诗。后来他送茶饼给舅舅李公择,同样都是依旧韵写的和韵诗。有次李公择收到茶饼和诗并没有独享,而是分送给了苏颂。苏颂收到茶饼、看到黄庭坚的诗及李公择的和诗,也做了三首《次韵李公择送新赐龙团与黄学士三绝句》。今录其一。

红旗筠笼过银台,赤印囊封贡茗来
社后三旬颁近列,须知邮置疾奔雷

   这是明前茶,“赤印囊封”进贡给皇家,皇帝将茶团赏赐给亲近大臣,别人送了点给黄庭坚,黄庭坚孝敬给了舅舅和苏颂等。看到苏颂的和诗,黄庭坚赶紧写了《吏部苏尚书、胡侍郎皆和鄙句,次韵道谢》回谢。

不待烹茶唤睡回,天官两宰和诗来。
清如接笕通春溜,快似挥刀斫怒雷。

   还有一次宰相文彦博送了一些密云小团茶给黄庭坚,黄庭坚送了些给李公择,同时附了首《以潞公所惠拣芽送公择次旧韵》

庆云十六升龙样,国老元年密赐来。
披拂龙文谢斗牛,外家英鉴似张雷。

   当然,这茶的一部分又到了苏颂那。李公择是不会忘记苏颂的。苏颂收到茶和诗,写了《次韵李公择谢黄学士惠文潞公所送密云小团一绝》

小团品外众茶魁,宅相分从宰相来。
南省同僚得传玩,朵颐终日味山雷

   这个茶是顶尖好茶,是从宰相那里传出来的。因为有你黄鲁直,我们尚书省的同僚才能够品味到好茶。接到和韵诗,黄庭坚请舅舅向苏颂再讨首和韵诗,苏颂又写了《承示黄君讨,再和韵》

先春百品避东洄,曾按茶经较胜来。
除却黄家双井白,其余布鼓敢争雷。

  黄庭坚一生来往镇江数次,但很少有关于镇江的诗文流传。他与镇江人苏颂的唱和却是比较多的。他为苏颂家“报亲禅院”写的《开堂疏》算是少有的关于镇江的文字。其实黄庭坚跟镇江也算是蛮有渊源关系的。黄庭坚跻身“苏黄米蔡”四大家之一,其楷书学自镇江焦山的《瘗鹤铭》,后一变自成一体,呈“中宫内敛,横竖画向四周开张”的长枪大戟式风格。他还有一门亲戚在镇江。这是他继室谢氏的祖姑嫁给了镇江人王存(王正仲)。王存也做过宰相。与苏颂一样退休都居住在镇江,且和苏颂同年去世,都是由亲戚曾肇写的墓志铭。

   或许是由于父辈的缘故,加上黄庭坚与苏颂长子苏熹年纪差不多,两个年轻人更容易沟通,因此早就是好朋友。苏熹的夫人辛氏去世后,苏熹想到了黄庭坚,希望借黄的大才与手笔,让夫人在文字中永垂不朽。于是找黄庭坚,请他给夫人辛媛写墓志铭。黄庭坚说:“道宗告其所游豫章黄庭坚曰:‘吾妻不幸早逝,然其行云云有足铭者,子为我铭其墓’。”黄庭坚当然不会推辞的,他按苏熹要求的去写了。苏熹本人留下的资料无几,以至于默默无闻,而辛夫人之名则借黄庭坚之笔永留传。此处“游”是交游的意思,点名黄庭坚自己写辛夫人墓志铭是因为与苏熹是关系较亲密的友人,是受友人之托请。

   崇宁四年,黄庭坚“殁于宜州贬所”,由于贫困等多种原因导致无法归葬故里。大观三年是由门人苏坚扶柩归葬到老家洪州修水双井村的祖茔。苏坚字伯固,后居镇江,号“后湖居士”,与苏轼多有唱和。苏坚的儿子苏庠,字养直,号“后湖病民”,是南宋初有名词人。《京口耆旧传》说苏庠是“丞相颂之族”。北宋范祖禹的《范太史集》记载:“苏坚,衮子”。也就是说苏伯固是苏颂二弟苏衮之子。范祖禹和秦观是亲家,跟苏颂、苏衮是同时代的人,这个记载应该不会有误。岳飞孙子岳珂说苏养直:“其字得东坡之骨,而加以平实。得山谷之体,而去其越秩”。当是其家学(苏颂、苏衮)与师门(苏东坡、黄庭坚)的渊源所致。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1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8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3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