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苏轼与苏颂、苏坚的交游考

作者: 苏登科          点击数:56

    苏轼是北宋最杰出的文人之一,在苏轼的一生中与苏颂家族有着多次交往,本文试作一次初步的考证。

    苏颂、苏嘉

    苏颂(1020-1101年),字子容,泉州南安人,徙居润州丹阳(今江苏丹阳市)。父苏绅,母陈氏。北宋庆历二年(1042)进士。初授宿州观察推官,徙知江宁县,调南京留守推官。历馆阁校勘,集贤校理、同知太常礼院,编定集贤院书籍。知颍州、婺州、毫州、杭州、濠州、沧州。元祐间,拜刑部尚书,迁吏部兼侍读,进尚书左丞,官至右仆射(宰相)兼中书侍郎。卒赠太师、魏国公。《宋史》有传。

    苏颂亦是北宋一位著名的诗人、政治家和科学家。他与苏轼的交往,始于嘉祐五年(1060)。据孔凡礼《苏轼年谱》所载,嘉祐元年(1056),苏洵携苏轼、苏辙赴京师应试。嘉祐二年三月,苏轼、苏辙同中进士;四月七日,母程氏卒,讣至,父子仓惶返蜀。嘉祐四年十月,苏洵父子守丧期满,再次来京。嘉祐五年二月十五日抵京,在西冈租房居住,等待皇帝的任命。这时,苏颂改集贤校理、同知太常礼院,也在西冈买了房子。由于两人的住处都在京师西冈,他们就见面认同宗,叙家谱,开始了亲情往来。

    苏颂长孙苏象先在《魏公谭训》卷十中记叙:“自明允讲宗谊之好,东坡称祖父为宗叔”。又,苏轼曾写了一封信给苏颂,称“适见人言,宗叔坠马,寻遣人候问门下,又知有少损,不胜忧悬,又不敢便上谒。家传接骨丹,极有神验,若未欲饮食,且用外帖,立能止痛、生肌、正骨也。匆匆奉启,不宣。”可见他们之间情深意切。

    熙宁六年(1073)二月,苏轼曾访问苏颂于婺州(今浙江金华市),请教作赋的方法。《魏公谭训》卷四载:“祖父(苏颂)与东坡同在金华,因论作赋之方。坡云:‘某昔与乡友课赋,日编二十事。所谓日计之不足,岁计之有余也。’祖父曰:此乃贤良课程尔。’”元丰七年(1084)六月,苏颂母亲陈夫人病故,苏颂在维扬(今江苏扬州市)服丧。九月,苏轼由仪真(今江苏仪征市)赴维扬吊陈夫人丧,撰《苏子容母陈夫人挽词》,称赞陈从易、苏颂冰清玉洁的品格和陈夫人有松竹之美的志节。

    元祐元年(1086),神宗病逝,哲宗继位,高太后掌政。苏颂任吏部尚书,苏轼回京任翰林学士承旨、光禄大夫、知制诰兼侍读。这一期间,两人都在中央政府任职,有机会交往甚密。苏颂任职的诏书,有些就出自苏轼之手,如《苏颂刑部尚书诏》、《赐苏颂上表陈乞致仕不允诏》、《赐光禄大夫守吏部尚书兼侍读苏颂上表乞致仕不许诏》等。

    建中靖国元年(1101)五月二十日,苏颂病逝于润州,时苏轼正由海南北返,一路劳苦。苏轼虽卧病不起,但仍亲写祭文,派苏过吊丧。祭文《荐苏子容公德疏》:“伏以自昔先君以来,尝讲宗盟之好,俯仰之间,四十余年。在熙宁初,陪公文德殿下,已为三舍人之冠;及元佑际,缀公迩英阁前,又为五学士之首。虽凌厉高躅,不敢言同,而出处大概,无甚相愧。散缘薄物,以荐一哀,伏惟三宝证明。”

    这是苏轼向他的宗叔苏颂永别的悼词。从苏洵携苏轼、苏辙兄弟认血缘同宗,已有四十余年。“三舍人之冠”肯定了苏颂政治上的高风亮节;“五学士之首”赞扬了苏颂学术之功;“而出处大概,无甚相愧”,是说两人出仕处世,品格相同,无愧于世人。

    苏嘉,字景谟。苏颂次子。熙宁初(1068)入太学,以对策论变法之非,而遭罢。元丰中(1081),以荫补襄邑丞,改知杭州富阳县,究心民事,为苏轼所知。《魏公谭训》卷十载:“大人(苏嘉)宰富阳,富阳大邑,号难治。既至,究心民事,辨滞诉数十,遂以大治。子瞻见祖父(苏颂)曰:‘闻富阳之政,虽古循吏无以过。’”

苏嘉与苏轼书信往来颇多。《魏公谭训》卷四有载:“东坡自徐易湖守,过阙,不得见。大人(苏嘉)监封丘门,以简问劳,且以坐局不获见为言。坡答简云:‘便道之官,恨不得见诗人耳。’唱酬诗什简尺颇多,皆为人取去。” 可见他们之间关系密切。以至于后来苏嘉也被列入元祐党籍,直到靖康元年(1126)才除籍召用,而苏嘉已双目失明。

    苏坚、苏庠

    苏坚,字伯固,泉州晋江(今福建晋江市)人,居润州丹阳。祖父苏绅,父苏衮,伯父苏颂。北宋《范太史集》卷五五《手记》载:“苏坚,衮子。子瞻称之如程。”又,清道光《福建通志》卷一四七《苏绅传》载:“长子颂,自有传;次子衮,庆历六年(1046)进士;三子棁。……绅在日尝言:‘颂得吾之学,衮得吾之文,棁得吾之讲说也。’”据此,我们可以得知苏坚的显赫家世,以及他跟苏轼的渊源关系。

    不过,苏坚与苏轼何时相识,已经无从考究。他们二人交往颇密,常以诗酒唱和的方式,互坦心胸,互诉衷肠,互相激励。可惜的是,这些唱和之作,苏坚的已极难见到。但作为大文豪的苏轼诗文集中,却至少保留了十六首和赠苏坚的诗词。

    苏轼《点绛脣·己巳重九和苏坚》词,作于元祐四年(1089)九月初九日。这是我们能见到的最早的苏轼和赠苏坚的词作。苏轼本年七月三日到杭州任职,时苏坚以临濮主薄监杭州在城商税。到重九时,因苏坚有作,故作此词以相和。第二年四月,苏轼就开始治理西湖,聘请苏坚为“督开西湖”的总理。在这段时间里,苏轼一共写了十首和赠苏坚的诗词。南宋《施注苏诗》卷二九《次韵苏伯固主簿重九》注下,就作了一个很好的总结:“苏伯固名坚,博学能诗。公(苏轼)与讲宗盟,自黄徙汝,同游庐山,有《归朝欢》词,以刘梦得比之。公自翰林守杭,道吴兴。伯固以临濮县主簿监杭州在城商税,自杭来会。作《后六客词》,伯固与焉。方经理开西湖,伯固建议,谓当参酌古今而用中策,湖成,其力为多。后一岁,又相从于广陵(扬州),有《和伯固韵送李学博》诗。”

    苏坚大力协助苏轼治理西湖,又进一步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随后,苏轼改知颍州、扬州、定州。苏坚转任永丰尉,后知铅山县事。绍圣元年(1094)七月,他们又在九江见了一次面。南宋《京口耆旧传》卷四有这么记载:“文忠公苏轼过九江,坚时为县主簿,多所倡和。轼和其《九日》(即《次韵苏伯固主簿重九》)诗有‘纸落云烟子患多’之句。后轼再过九江,又有诗序云:昔在九江,与伯固倡和,其略云:‘我梦扁舟浮震泽,雪浪横江千顷白。觉来满眼是庐山,倚天无数开青壁。’”

    建中靖国元年(1101),宋徽宗上台,朝廷大赦,特别恩准苏轼北归。苏坚专程前往韶州陪伴苏轼。《明一统志》卷七九《韶州府》载:“九成台,在府西北城上。宋守狄咸建。《郡志》:建中靖国元年正月一日,苏轼与苏伯固北归,狄守延饮台上。伯固谓:‘台宜名九成。’轼喜,即席为铭,自书刻石台上。”

    从元祐初相识开始,至建中靖国元年苏轼去世为止,苏坚一直追随着宗兄苏轼。苏轼在《归朝欢》一词中,还深情勉励和盛赞苏坚是一个文才能“继灵均(屈原)、比梦得(刘禹锡)”,可见他们的情谊有多深厚。

    苏庠是苏坚的长子,字养直,由于家学渊源的关系,少时即工于诗,到苏坚督开西湖时,随父居于杭州。一日,苏轼赠送一个端石砚给他,并作铭引:“苏坚伯固之子庠,字养直,妙龄而有异材。赠以端砚,且铭之曰:我友三益,取溪之石。寒松为煤,孤竹为笔。蓬麻效纸,仰泉致滴。斩几信钩,以全吾直。”

    建中靖国元年正月,苏庠随其父迎苏轼于韶州。三月二日在虔州(今江西赣州市)时,苏轼还亲自题写苏庠本人所作《清江曲》送他,并高度评价苏庠的诗作才情。由此,苏庠名声大振。南宋《京口耆旧传》卷四载:“其为诗颕发,语出輙惊人。尝作《清江引》,云:‘属玉双飞水满塘,菰蒲深处浴鸳鸯。白苹满棹归来晚,秋着芦花一岸霜。扁舟系岸依林樾,萧萧两鬓吹华发。万事不理醉复醒,常占烟波弄明月。’苏轼见而竒之,手书此诗,云:‘使载在太白集中,谁复疑其非是者?乃吾家养直所作。’自此诗益豪雅。”

    苏轼与苏颂、苏嘉、苏坚、苏庠一家三代四个人共结情缘,堪称苏氏家族一段佳话。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1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8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3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