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陆游与多景楼词疏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43


   陆游的一阕《水调歌头.多景楼》因时间推移,被衍生出各种故事。有说写给抗金右丞相张浚的(如朱东润《陆游传》);有说词是写在乾道六年陆游入蜀时陪知府蔡洸登楼写的(本地方出版的《北固山》书籍);有文章说陆游写《水调歌头》登的多景楼是北宋太守陈天麟建的;即便是《北固山志》也出现张孝祥知镇江府,也是谬误。由此未免以讹传讹,特辑相关文字以作澄清。

   陆游字务观,晚年号放翁。南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五月,39岁的陆游以枢密院编修管兼编类圣政所检讨官贬官出任镇江通判。次年二月,他到的镇江任所。根据陆游自己在《镇江谒诸庙文》所说:“某以隆兴改元夏五月癸巳,自西府掾出佐京口,明年春二月己卯至郡。”
   隆兴二年八月,新任知府方滋带人登北固山,而此刻的多景楼不知废了多久。望着这与黄鹤楼,岳阳楼齐名,号称长江三大名楼之一的多景楼被火损毁已久,不禁感慨万千,喟然长叹。一旁陪游的甘露寺长老看到知府有恢复多景楼意思,立刻谋划修复。这年十月多景楼落成,知府方滋带着通判陆游等一干人僚属,为新落成多景楼剪彩。为此陆游写下了那阙名闻遐迩、千古传唱的《水调歌头.多景楼》抒发壮志难酬之爱国激情。
   江左占形胜,最数古徐州。连山如画。佳处缥缈著危楼。鼓角临风悲壮,烽火连空时灭,往事忆孙刘。千里曜戈甲,万灶宿貔貅。
    露沾草,风落木,岁方秋。使君宏放,谈笑洗尽古今愁。不见襄阳登览,磨灭游人无数,遗恨黯难收。叔子独千载,名与汉江流。

   方滋字务德,桐庐人。据《嘉定镇江志》记载,他两次“知镇江府”。一次是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九月到隆兴元年(1163年)元月,这个时间很短是代理镇江知府;第二次是隆兴二年八月到乾道元年(1165年)三月,后升任两浙转运副使。
   “使君宏放,谈笑洗尽古今愁。”在一起谈笑的只能是方务德,而不是张浚。而毛幵的次韵词更说明了这一点。
   这次算是多景楼燕集,除了方滋和陆游,至少还有前建康知府张孝祥和诗人毛幵。

   毛幵字平仲,信安人。礼部尚书毛友之子。毛友曾先后任镇江府学教授和镇江知府。毛幵工于小词,诗文也很著名。在多景楼他写:《水调歌头》(次韵陆务观陪太守登多景楼)

   禁带大江左,平望见三州。凿空遗迹,千古奇胜米公楼。太守中朝耆旧,别乘当今豪逸,人物眇应刘。此地一尊酒,歌吹拥貔貅。

    楚山晓,淮月夜,海门秋。登临无尽,须信诗眼不供愁。恨我相望千里,空想一是高唱,零落几人收。妙赏频回首,谁复继风流。

   张孝祥字安国,安徽乌江人,后居芜湖,别号:于湖居士。著有《于湖居士文集》、《于湖词》,南宋绍兴二十四年状元。隆兴二年因与张浚北伐抗金失利被罢免建康知府。其时应该属无官闲居。在《于湖居士文集》里有关于这次燕集的记载:《题陆务观多景楼长句》:“甘露多景楼,天下胜处,废以优婆塞之居,不知几年?桐庐方公尹京口,政成暇日,领客来游,慨然太息。寺僧识公意,阅月楼成,陆务观赋《水调》歌之,张安国书而刻之崖石。”

   张孝祥也是当时有名词人。他每作成一词,都要问门人馆客:这词与苏东坡比如何?但这次雅集应该是没有作词,而是把风头留给陆游,以题记方式将陆游词书而刻崖。张孝祥是当时的书法家。应该说陆游的词、张孝祥的书法两相结合是相得益彰,也为多景楼增彩万分。用陆游的话说:“紫薇张舍人书帖为当时所贵重,锦囊玉轴,无家无之。”

   陆游入蜀是乾道六年,到镇江那天刚好立秋。当时镇江知府是蔡洸。陆游此次路过镇江,受到知府蔡洸热情接待。在镇江几天,陆游去了北固山,但多景楼已经不是当时的多景楼了,它不在几年前位置了,移到靠江边。陆游说:“登多景楼。楼亦非故址。主僧化召所筑。下临大江,淮南草木可数。登览之胜,实过于旧。”陆游此次看到的多景楼是由知府陈天麟易地再新建的。乾道六年三月离任前的陈天麟作了《重建多景楼记》,对多景楼兴废来由做了一个记述。
   陈天麟是乾道四年六月到乾道六年镇江知府。之后的蔡洸是乾道六年三月被任命为镇江知府。

   宋末元初,词人王奕登多景楼,想陆游慷慨笑谈,感时事变迁,也用陆游韵填了《水调歌头》(和陆放翁多景楼)
   迢迢嶓冢水,直泄到东洲。不拣秦淮吴楚,明月一家楼,何代非卿非相,底事柴桑老子,偏恁不推刘。半体鹿皮服,千古晋貔貅。
   过东鲁,登北固,感春秋。扺掌嫣然一笑,莫枉少陵愁。说甚萧锅曹石,古矣苏吟米画,黑白满盘收。对水注杯酒,为我向东流。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朝廷的偏安,让词人的“江流”、“风流”最终成了“东流”。

   近代画家吴湖帆也写过一阕《水调歌头》(米襄阳书多景楼诗册,次陆放翁韵)
   铁瓮城边路,灯火望扬州。大江襟带多景,尽揽起琼楼。四顾湖山如画,三国英雄安在,杯酒笑曹刘。一枕华胥梦,尘土即貔貅。
   襄阳笔,剑川跋,几经秋。龙蛇飞舞,掀动墨海六鳌愁。丞相东窗余事,良将干城重寄,奇物共争收。待访宝章录,千载足风流。

   随着时间推移,大多是过眼风云。正是: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能留存的,当:名与汉江流、千载足风流。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1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8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3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