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苏颂陆游俩家族结缘镇江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50


   苏颂和陆游是中国历史长河中不可或缺的两个人物,苏颂生活在北宋,陆游主要生活在南宋。但是两家人的相互交往和提携却没有因时事变迁而改变。

       根据有关记载,陆游的曾祖陆珪,累官至国子博士。苏颂为陆珪写了《陆君墓志铭》,里面对陆珪本人的了解做了交代。其实那时苏颂和陆珪两人交往不是太多。到陆游祖父陆佃这辈,交往变得相当密切了。原因正如苏颂在陆珪墓志铭里所说,苏颂“尝主礼部贡举,奏君之仲子佃为第一”。由此开启了一段苏颂与陆佃的师生交往。

       苏象先《魏公谭训》说:在苏绅去世时,陆佃作为苏颂的门生送了挽章。有:“葬曾祖时,陆农师有挽章曰‘贰卿头已白,儿慕不胜悲’祖父曰:‘此效王元之体’”。陆佃字农师。在苏颂母亲陈氏去世,陆佃送有挽章《魏国太夫人陈氏挽歌词》:“漏逐晨钟尽,舟随暮壑移。文归大家传,行在小星诗,珠珮临江失,金丹渡海迟。侍郎头已白,儿慕不胜悲”。

       年轻时的陆佃在镇江居住过一段时间。陆佃娶妻郑氏,为郑惇忠之长女。惇忠字景孚。其先人由陈留迁居镇江丹徒。郑家祖上为官,藏书过万。陆佃是熙宁中结婚的,在京口丈人家断续住了有五六年之久。陆佃在《郑公墓表》对此有记述。按这个时间算陆佃与苏颂在镇江应该有交往了。苏象先说陆佃给苏绅写挽词应该是记错了,苏绅是政和年去世。陆佃是熙宁中苏颂主礼部时的进士。苏象先曾祖母陈氏是苏颂任礼部侍郎期间去世。陆佃执门生礼写的挽词应该是在镇江。

       作为座主与门生,彼此诗词唱和有不少。苏颂写有《和陆农师侍郎三和前韵》《陆农师又示第五和篇褒借益勤辄复酬答》等等,陆佃有《用前韵呈苏子容尚书》。在诗注有:“公在掖垣知贡举,佃始以门生登第”;也有《依韵和顿起郎中琼林苑奉迎神主追怀同年兼呈座主苏丞相》。师生之间唱和不断。

        苏颂去世,陆佃写有《苏丞相挽歌词二首》,称赞苏颂“厚德是平生”。并于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七日,以门生之礼,到墓前祭奠苏颂。陆佃是个重感情的人。之前学于王安石,安石也拟重用他。陆佃对王安石指出新法执行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遭王安石疏远。后被列入元祐党人碑。王安石去世,陆佃也做了吊唁。

     到了陆佃孙子陆游,和苏颂孙子、曾孙、玄孙交往更多了。

  苏师德是苏颂第五子苏京的仲子。苏师德二个儿子苏玭和苏瑑。苏玭字训直。陆游隆兴二年通判镇江。当时的镇江知府方滋是苏训直的舅舅,苏玭和方滋儿子方导又是连襟。属于亲上亲。陆游此时与苏训直同在镇江有了在交游。陆游写过《病中简仲弥性、唐克明、苏训直》

移疾还家暂曲肱,依然耐久北窗灯。

心如泽国春归燕,身是云堂旦过僧。

细雨佩壶寻废寺,夕阳下马吊荒陵。

小留莫厌时追逐,胜社年来冷欲冰①

按:①自注:三君皆有归志,故云。

       孔凡礼先生认为是在到镇江之前写的。笔者曾为此考证,认为此诗是在镇江写的。后来看到于北山的《陆游年谱》,于先生也断此诗是在镇江写的。绍兴间苏师德把家安到会稽城西的镜湖边,陆游家也住附近。陆游和苏师德、苏训直交往更多,经常乘小船来往。陆游有《简苏训直判院庄器之贤良》诗。“从今杖履时相过,花柳村村次第春”。苏颂曾孙苏瑑娶的是陆游表侄女。是不是陆游保的媒不清楚,但苏陆两家来往密切是肯定的。陆游与孙夫人之父是“外兄弟也,少时交好甚笃”。

   苏瑑儿子苏浻童年就拜陆游为师,成了陆游的关门弟子。在苏浻去四川时,陆游有《送苏召叟秀才入蜀效宛陵先生体》“愿言早归来,邻曲当出迎”。召叟是苏浻的字。而陆游到临安修史,苏浻有《送放翁赴落致仕修史之命》,中有:“弟子事先生,丱角以至斯。文章起婴慕,德行随萧规”。说儿时就随陆游学习,萧规曹随。在《寿放翁三首》中有“带得门人也仙骨,年年来此贺长生”。这和当年陆佃写给苏颂的“唯有苏家老仙树,能将五百岁为春”差不多。

   陆游对自己这个关门弟子是很满意的。《赠苏召叟》诗中,陆游说:“苏子出俦辈,翩如天际鸿。才华刮眼膜,文字愈头风。岂止千人见,真当四海空。老夫虽耄矣,此论不妨公”。师生彼此诗文来往不少,尤其是苏浻,写了很多关于陆游的诗,以致后人研究陆游去世时间都是参考苏浻吊唁诗来推算。

   当然陆游不仅仅是与苏浻诗词唱和,与苏家其他子孙也有唱和。比如陆游有《题苏虞叟岩壑隐居》  、《赠苏赵叟兄弟》“君家真得门,才杰生衮衮”。苏虞叟是苏浻的哥哥苏汭,而苏赵叟则是苏浻的弟弟苏潞。都是苏颂玄孙。

   而苏浻也有《送陆怀祖之官丹阳》“我亦与君非久别”和《和陆判院怀祖》诗“柴门临水对山开,日日思君君不来”。陆怀祖,即陆子遹,陆游最小的儿子。曾为溧阳令。从诗内容看,苏浻与陆子遹相当熟悉,关系很好。

    苏师德也有陆仲高挽章,其句有“残年但愿常相见,今雨那知更不来”。陆升之字仲高。陆游《复斋记》:“仲高于某为从祖兄,某盖少仲高十有二岁。”当初陆游从镇江通判调移,就是因为需要回避陆仲高担任两浙路提举市舶。

   应该说陆游一直没有忘记苏陆两家的交往。对苏家也满是赞美,《简苏召叟》“君家文献历十朝,魏公峩冕加金貂。孙支得君愈雋发,贵名突兀凌烟宵。居吴入蜀三十载,诸公谁能折简招”。总的来说,苏陆两家在镇江结缘,为后世留下一段文史佳话。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0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7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2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