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苏颂孙苏师德及其子孙二三事

作者: 绝域苍狼(呆子)          点击数:60

    摘要:苏颂第五子苏京的儿子苏师德,有诗名。子苏玭与孙苏浻、外孙女婿辛弃疾皆南宋名流


  古人重家谱。盖父祖可以因子孙获赠官而荣显,而其子孙也可以因父祖而获荫庇授官,步入仕途。历代父祖当朝荣显而子孙能超过的不多。尤其在官场倾轧、社会动荡中,能不堕父祖之名已是件不容易的事。北宋有新旧党争,跟着靖康之变,再到秦桧弄权。在这个纷乱时代的文人能守节实属不易,也该值得后人称道。南宋韩元吉曾称赞过一个人,说:“魏公不亡,有令孙子”。韩元吉口中的魏公,是北宋哲宗时的宰相苏颂。苏颂去世后被追封为魏国公。而孙则是指苏师德。

    一、苏颂之孙苏师德

  苏师德字仁仲,是苏颂第五子苏京的儿子。苏颂居镇江,苏京迁居丹徒靠着父母,也方便照顾父母。都说祖孙隔代亲,在一众孙辈中,苏颂对这个聪明可爱的孙子苏师德特别喜欢。吃饭的时候都喜欢让苏师德坐在自己的旁边,有好吃的多是拣给他吃。早晚也常常带在身边教育熏导。不少杰出人物常被用家学源远流长来形容,苏师德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他不但接受着祖父和父亲的良好教育,还有来自母系亲属的教诲。他母亲这边也是家学深厚,母亲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欧阳文忠公欧阳修,北宋古人文运动的开拓者,执文坛牛耳。曾巩是其弟子,苏颂和苏轼苏辙兄弟俩都是门人。加上苏师德“既知学问而明敏疆记”,很快就‘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在同龄人中算是拔尖的。但他是生不逢时,刚做了小官不久,就丁忧在家。未几,逢金兵南侵,北宋灭亡。

  在南宋,秦桧当朝弄权。凡反对和议的,都是‘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胡邦衡反对和议,上书宋高宗,请斩秦桧废和议。这是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的仇,秦桧很快做了反应,凡跟胡邦衡有牵连的一概打击。胡邦衡上书时,苏师德正做胡邦衡的僚属。看到胡邦衡过于激烈的言辞,认为会招致杀头之罪,建议其作了修改。就这样苏师德还是上了秦桧的黑名单。

  苏师德先是娶了舅舅家的女儿,估计是去逝得早。后来娶的是方元修的女儿,他方家丈母娘也是来自世家,是王安礼的女儿。王安礼是王安石的弟弟,却不属王安石新党,跟苏轼是朋友。他方氏夫人这边的有个连襟叫常同。他们不光是连襟,而且是儿女亲家。常同是苏师德长子苏训直的岳父。苏师德在健康府时,常同当时在邻郡海盐去世了,苏师德立即带着儿子苏训直去吊唁,这一去被苏师德的老上司王晌钻到了空子。王晌在苏州平江府做太守时,就和苏师德政见不合,有矛盾。哪知苏师德调南京建康府后不久王晌也调建康府做知府,苏师德还是他的下属。用陆游的话说是:王晌“揣时相意,日窥视”苏师德。王晌托人向秦桧报告:苏师德父子在常同的唁文中有“奸人在位,公弃而死”句,明目张胆的诋毁秦丞相。加上之前帮胡铨改请斩秦桧奏文一事,新仇旧恨让秦桧恼羞成怒,唆使御史弹劾苏师德父子。结果苏师德“编管”汀州,儿子苏训直罢官。人人都知道他们是被冤枉的,没人敢帮他们出头。一直到秦桧死了,他们父子才慢慢被重新启用。后来吏部尚书汪应辰上书皇帝推荐苏师德做宰辅,他被封为丹徒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到京城的苏师德把家安到会稽城西的镜湖边上。淳熙四年八月,无疾而终,享年八十。死后葬会稽县无云乡陶山。苏师德去世,东南大儒吕祖谦写挽诗两首:《苏仁仲计议挽章二首》

其一:

登门畴昔奉从容,婺越之间一水通。

今日江东无贺老,去年床下拜庞公。

旧来论议多遗落,新出传闻或异同。

已矣从谁判真赝,汗青连屋未施功。

其二:

幽栖略具便休官,帝遣蒲轮唤不还。

大似文元居道院,又如退傅过香山。

梦回帷幄青冥上,醉堕风波浩荡间。

向使胸中有荣辱,那能八十鬓毛班。

     挽诗中称赞苏师德才华横溢,及从不把个人荣辱放在心上高贵品德。如果读过苏颂的以诗代家训的序文,就会明白苏师德为什么能做到“胸中无荣辱”的了。苏颂说:“累年告老,恩旨未俞,诏领祠宫,遂还乡闬。燕闲无事,追省平生,因成感事述怀诗五言一百韵。示儿孙辈,使知遭遇始终之意,以代家训。故言多不文。”祖父把世间荣辱浮沉都给孙子说了,还有什么值得计较的呢。

  当初告发的的王晌结果也不好。《夷坚志。夷坚乙志》卷四有“王晌恶谶”,说王晌被“置狱广德军”,在移送徽州的路上,和押送人员争吵,“晌愤其不逊,盛怒,酒杯落地,即得疾不起”。也算是恶有恶报。


     二、苏师德儿子苏玭

  苏师德有三男四女,长子苏玭字训直,次子琏早逝,三子瑑。长子苏训直被罢官后,跟着父亲到汀州,买地种竹盖茅草房子,父子准备一起在里面读书终老。但后来苏训直在镇江待过一段时间。隆兴年间,陆游通判镇江,在北固山写下著名宏篇《水调歌头.多景楼》,其中有“使君宏放,谈笑洗尽古今愁”。词中称道的“使君”,为当时镇江太守方滋。方滋字务德,曾两任镇江太守。他和苏师德常同是子舅关系。苏训直曾作为随从跟着舅舅方滋出使金国。一段时间苏训直是投靠方滋的。《嘉定镇江志》卷记载:“故相魏国公苏颂宅在(丹徒)化龙坊,与陈升之宅相近,即林肇仁故居也。”苏颂在镇江有宅,苏师德自小在那长大,苏训直可能会居住于此。在镇江期间,他和陆游、韩元吉以及连襟方导等在镇江游山玩水,吟弄风月。韩元吉写过有两首诗《与苏训直约游招隐寺》,第二首为:“鼙鼓初归塞上师,京江美酒胜年时。春来逆旅真无事,身到名山合有诗。”句。章甫也有《苏训直方夷吾相挽同饭招隐》

登临筋力犹如昨,兴废循环自有时。青石独存超士传,粉牌新得省郎诗。

云山改色风生座,野鹿无踪水满池。胜处只宜文字饮,不须红袖苦追随。

  在镇江陆游也写了《病中简仲弥性、唐元明、苏训直》一诗。苏训直后来从学于朱熹,官至吏部郎中。关于苏训直与朱熹的关系,有人说是“讲友”,有人认为是门人,因为陆游写的墓志铭说是“执门人礼甚恭”。我个人倾向于像齐白石和陈师曾那种“君无我不进,我无君则退” 亦师亦友的关系。其实苏训直儿子、侄子是求学于朱熹的。陆游回乡后居住在会稽城西南镜湖边上,他们作为邻居经常乘小舟往来欢聚。陆游为此写过《简苏训直判院庄器之贤良》一诗。绍熙三年五月苏训直去世,终年64岁,葬陶山西邬苏师德墓旁,是以苏氏一脉落根会稽。


    三、苏师德长女“吕婆”

    苏师德长女嫁给吕安老的儿子吕正己。《故中散大夫致仕苏公墓志铭》是这样记载的“少事母孝,遭寇乱,与兄亲负其舆而奔。吕安老之引公自助也。待公甚异,至相约同归田里,安老不幸安老不幸殁于事。公遂以女归其子。”吕祉字安老。吕安老“殁于事”,指1137年的南宋统制官郦琼在淮西军变,杀了吕安老。宋李纲曾有《与吕安老提刑书》、《与吕安老龙图书》 :“数日前得岳候书,以退师岳、鄂。”苏师德不忘旧情,把长女嫁给吕安老的儿子吕正己。吕正己字仲发。《嘉定镇江志》记载:“淳熙四年八月到次年闰六月改除浙西提刑,依旧权府”。尝出使金国。有医方传世。这对夫妻俩曾闹腾出不少事。苏东坡写诗调侃陈季常,说陈妻“河东狮吼”。而苏师德这个长女也不简单,得了个“吕婆'的称呼,连孝宗皇帝都知道她的事。宋张端义《贵耳集》有:“吕婆吕正己之妻,淳熙姓名亦达于天听。。。旧京畿有二漕,一吕搢,一吕正己,搢家诸姬甚盛,必约正己通宵饮。吕婆一日大怒,逾墙相詈,搢之子一弹碎其冠,事彻孝皇,两漕即日罢。。。吕婆有女事辛友安,因以微事触其怒,竟逐之。今稼轩‘桃叶渡’词因此而作。”说是吕搢住隔壁请吃饭,吕正己喝得比较开心,忘记回家了。吕婆很来火,爬上墙头一顿骂。吕搢儿子看不过,用弹弓打掉吕婆的头冠。事情闹得孝宗皇帝都知道了,觉得不成体统,将两人一起罢了。查《宋会要。黜降官九》有:“淳熙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两浙转运副使吕搢吕正己并放罢”。当然宋朝男人怕老婆也是正常的,不光陈季常,有名还有蔡卞、沈括等等。陆游在《夫人孙氏墓志铭》中对这个吕夫人持的肯定态度,说吕夫人“性坚正,善持家法,凡家人必责以法度,不知者以为过严”。张端义《贵耳集》所说吕婆找了个有名的女婿,南宋大名鼎鼎的辛弃疾。吕氏跟辛弃疾闹别扭被赶回了娘家,可能女儿的性格有点随娘,怎么说也不回来。辛弃疾为此写了一首《桃叶渡》词说很想念她。这大概也辛弃疾的一段韵事。查张端义所说《桃叶渡》为《祝英台近》,其词为: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倩谁唤、流莺声住。
    鬓边觑。试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数。罗帐灯昏,呜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将愁归去。

  张端义说吕婆是苏养直的孙女是错误的。《故中散大夫苏公墓志铭》和《夫人孙氏墓志铭》均交代得清清楚楚。应该是苏京的孙女。百度上说苏养直名痒是灃州人。但宋人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说“痒,绅之后。颂之族”。苏痒应该是苏颂的弟弟苏衮的孙子。但不管怎么说,吕婆肯定的苏师德的女儿,而且是大女儿。


    四、苏浻及苏师德与子孙诗话

  关于苏颂的诗文,古人称:“清丽雄赡,卓然可为典”。从苏颂父亲苏绅开始以诗文出名。长孙苏象先登第,苏颂曾自豪地说:“本朝五世登科者,唯衰族尔”(见《魏公谭训》)。传到苏师德才学也是备受称赞。南宋陈鹄《耆旧续闻》有:“吕伯恭先生尝言,往日见苏仁仲提举,坐语移时,因论及诗。苏言南渡之初。。。”。吕祖谦字伯恭。前面说过苏师德去世,吕祖谦写了两首挽诗。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也在《见苏仁仲提举书》里,与他探讨诗学问题。韩元吉在《故中散大夫苏公墓志铭里有:“其为诗文甚工,韩子苍、王彦章皆称,以为不下古人。”苏师德诗收在南宋《京口文集》,现已不传。苏师德和陆游老师曾几有过诗词唱和。曾几有《喻子才提举招昌源观梅倦不克往苏仁仲有诗次》

问公何许看花回,賸说郊坰十里梅。

树杂古今他处少,枝分南北一齐开。

昌源已办行廚去,离渚犹须使节来。

况复兰亭公所葺,清流九曲要传杯。

    做过孝宗皇帝丞相的周必大对苏师德文采也很是赞赏,有《留别苏仁仲通判》

公才岂合尚题舆,天遣寒儒此曳裾。

午夜灯光曾共赏,三春乐事未全疏。

尊前窈窕传新唱,耳畔澜翻听异书。

此别不须勤怨惜,君王日日问严徐

   陆游有个关门弟子苏浻,字召叟。其生母姓孙,是陆游远房侄女。自幼聪慧,十多岁时,受到李清照赏识,李清照想把自己的一肚子学问传给她,遭到了孙氏的谢绝。陆游原话:“欲以其学传夫人,时夫人十余岁,谢不可”。古人正常亲戚之间走得比较近,况且子苏颂就与陆游的爷爷陆农师交情匪浅,还有着世交之宜。这也就有了苏浻跟陆游学诗的事。苏浻著有《泠然斋集》。作为陆游的高足,他当时交游都是辛弃疾、刘过、姜夔、葛天明等名士。其《送陆游赴修史之命》诗:“弟子重先生,丱角以至斯。文章起婴慕,德行随萧规”。苏浻是苏瑑的儿子,苏师德的孙子,算起来是苏颂的玄孙。及至苏浻也以诗文名,也算是诗书传家了。通过苏浻的《泠然斋集》,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讯息。苏浻的弟弟苏滨字颖叟号耕堂,兄弟之间常诗文唱和。苏浻有《送三兄出宰常山》和《寄常山晋叟兄》诗,可知晋叟做了常山知县。晋叟是苏训直儿子苏溱的字,苏溱是朱熹的学生,朱熹《晦庵集》里有相互问答,朱熹对苏溱颇为赞赏。苏浻和朱熹也有诗词往来。韩元吉在《故中散大夫苏公墓志铭》没有署名的苏师德另外两个女婿其中一个姓唐,苏浻有《哭唐姑丈县尉》一诗。苏浻《次韵九兄虞叟七月一日作》有九兄苏虞叟,陆游与姜夔跟苏虞叟均有诗词唱和。从诗里也可以推他们兄弟的排行,三兄苏溱与九兄苏虞叟还有二十三弟(《二十三弟丧偶慰之》)相关推断,苏师德生三子,苏训直是长子,次子早逝,,而苏训直生二子,苏溱是长子。苏瑑夫人孙氏生五子,这九兄与二十三弟的排行可能不仅仅是苏师德一脉,起码是苏京一脉的排序。真这样这支联系算是比较多的,否则很难准确排行。苏师德重孙辈用字均从木字,有树、松、柏、梅。苏浻有《哭小侄梅老》诗。

    苏浻到金陵为官时,曾去苏颂墓前拜祭过,并作诗《过高资丞相墓》

先祖当元祐,诚心相哲宗。闹蓝初不入,遗表尚深忠。

簪笏儿孙少,松楸盗贼空。经从每瞻拜,何日免飘蓬

  诗中不光盛赞先祖,也说了后世的衰弱。在《书怀》一诗里有“石羊去作高资梦,金榜空余岘山宅”,更用“困顿”一词来形容他们作为后世子孙的生存状况。

    五、结束语

  苏颂一脉自与苏老泉一脉认祖苏味道,自此根气想通。眉山一脉传至苏峤与芦山一脉至苏师德仍亲如兄弟。苏峤季真本想亲自为苏师德写墓志铭。奈何“自以病弱不能致思”,便托朋友也是苏岘亲戚的韩元吉帮写了墓志铭。而苏师德的孙子苏滨在过苏东坡家老屋也写诗留念。《苏墅》

流水斜阳外,村墟杳霭间。何年遗片石。终古爱眉山。

阳羡田空没,兰陵宅易还。耦耕吾所乐,风雅自相关。

两家祖上荣光时能在一起,后辈困顿也不相忘。也算是当初苏颂和苏洵联谱的祖上之德吧。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111次   昨日浏览量:89次  你是第 15288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54053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20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