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吴文化知识一百问之一百十一、从考古结果看吴国的礼乐?

作者: 城中山水          点击数:211

吴国的创始者泰伯仲雍来自中原的王族,但吴国的主体民族属于周王朝瞧不起的蛮夷民族。以泰伯为首的吴国王族,断发文身,融于当地土著的人民之中,也被蛮夷化了。吴国早期文化明显落后于中原文化,中原国家在周王朝的统治下,创导中原礼仪邦交,享受礼仪乐器。

吴国到第十九代君主寿梦执政时,开始发生了大的变化。吴王寿梦元年(公元前585年),寿梦亲自到洛邑(今河南洛阳)朝见刚刚登基的周简王,并在沿途访问不少国家。这是吴国建国以来第一次朝见周天子,也是第一次出使中原。这次出使中原,中原的礼乐深深吸引了吴王寿梦,原来中原礼乐这么美妙动听。从此,吴国开始向中原学习礼乐。

寿梦是个有作为的国君,在他执政期间,励精图治,发展生产,崇尚礼乐,会盟诸侯,强军壮国,使吴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奠定了吴国的强盛基础。《左传》载,吴王寿梦去世后,其牌位被周灵王放进了周庙。说明位在南蛮的小国吴国终于得到了周王朝的认可。

之后,吴国经过几代国君的努力,终于脱胎换骨,国力强大,人民富裕,礼乐亦有相当大的提高,并且最终登上春秋霸主的地位。古代文物,战国时代青铜器《宴乐渔猎攻战纹铜壶》真实地记录下春秋吴国当时百姓、贵族、兵士的生活情景。

宴乐渔猎攻战纹铜壶拓片

 见上图,宴乐渔猎攻战纹铜壶颈部为第一区,上下两层,左右分为两组,主要表现采桑、射礼活动。采桑组树上、下共有采桑和运桑者五人,表现妇女在桑树上采摘桑叶。画中男子束装佩剑,似在选取弓材。习射组四人在一建筑物下依次较射,前设侯,侯为箭靶。展示了吴国兵士的射礼活动。

第二区位于壶的上腹部,分为两组画面。左面一组为宴享乐舞的场面,七人在亭榭上敬酒如仪,榭栏下有二圆鼎,二奴仆正从事炊事操作。下面是乐舞部分,簨簴上悬有钟磬,旁立建鼓和丁宁,图中三人敲钟,一人击磬,一人持二桴(鼓槌)敲打鼓和丁宁,尚有一人持号角状的吹奏乐器在演奏,表现了载歌载舞的热闹场面。右面一组为射猎的场景,鸟兽鱼鳖或飞、或立、或游,四人仰身用缯缴弋射,一人立于船上亦持弓作射状。

第三区为水陆攻战的场面。一组为陆上攻守城之战,横线上方与竖线左方为守城者,右下方沿云梯上行者为攻城者,短兵相接,战斗之激烈,已达到白热化程度。另一组为二战船水战,二船上各立有旌旗和羽旗,阵线分明,右船尾部一人正击鼓助战,即所谓鼓噪而进。船上人多使用适于水战的长兵器,二船头上的人正在进行白刃战,船下有鱼鳖游动,表示船行于水中,双方都有蛙人潜入水中活动。此图表达了吴国水陆军的战斗场景,展现了《孙子兵法》攻坚战画面。

季札观乐》是春秋时期史学家左丘明创作的一篇散文。文章讲述了吴公子季札出使鲁国,鲁国人为他表演周王室的乐舞。在演奏的过程中,季札点评其中乐曲,在鲁国人面前显示了他对礼乐的精到理解,也反映了此时吴国的礼乐已不亚于中原。

《史记》记载:公元前544年,季札第一次中原出访,“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公元前524年, 季札第二次出访,不幸其长子病死,孔子去观看了葬礼。《礼·檀弓》记载了这件事,当时孔子认为:“延陵季子,吴之习于礼者也。”

这二件事,既反映了延陵季札的人品和修养,也证明了吴国并非是“蛮夷之邦”,其文化水准与中原不相上下。

近年来在宁镇地区考古挖掘,发现了大量的吴国乐器,器类有錞于、勾鑃、丁宁、镈钟、钮钟、甬钟、磐、铜铃等,这些乐器多为体鸣乐器。这些文物的出现,可以用实物来证明春秋吴国的礼乐已不差于中原。下面分别来叙述:

1、錞于,我国古代常见乐器,流行时间从春秋战国一直到汉代。錞于属军乐器,用于征战中鼓励军心。江苏丹徒王家山、北山顶共出土錞于6件,按有盘、无盘可分为两型。

2、钟是古代常见乐器。完整的一组编钟称为一肆,一半称为一堵。西周中期的编钟以大小三枚为一组,中期以后枚数增多。春秋中晚期到战国中期,编钟组合枚数更多,有九枚、十三枚。吴国仿照中原的礼乐制度使用编钟,北山顶墓出土的1套镈钟和1套钮钟就是很好的证明。宁镇地区共出土青铜钟14件。其中北山顶墓出土2套,包括5件镈钟和7件钮钟,南京博物院藏。

3、勾鑃是吴越地区特有的乐器,盛行于春秋晚期至战国时期。勾鑃内有凿调痕迹,应是成编律的定音乐器,成组可以演奏旋律。使用时,将柄插在架子的凹洞里,口朝上,以槌敲击口部。宁镇地区共出土勾鑃9件。谏壁王家山墓出土勾鑃1件,长柄,柄上有孔,体饰一道凸弦纹。与人面纹錞于共出。口长12.5厘米,宽9.4厘米,柄长9.3厘米,通高23.6厘米。

4、丁宁是古代打击乐器。几个大小不同的丁宁可以敲出不同音律。宁镇地区共出土3件丁宁,可分为两型。北山顶墓出土1件。长柄中空,截面呈正六边形,中部有一穿。通长18.8厘米,柄长8.7厘米,舞修8.7厘米,舞广5.8厘米,铣间12.1厘米,鼓间7.8厘米,厚0.4厘米。出土时置錞于内。1978年溧阳县上沛公社出土2件,现藏镇江博物馆。

5、磬为我国古代打击乐器之一。磬是与鼓、管乐器配合使用的乐器。磬可分为特磬和编磬两类。特磬为单个,个体较大。编磬则是由若干只磐编排为一组。宁镇地区出土两套编謦:一套为1984年江苏丹徒北山顶春秋墓出土,共12件,大小相序,青灰色和黑色石灰石磨制而成,曲尺形,有倨孔,其鼓内与股内呈弧形,无明显转折。另一套为谏壁青龙山墓出土,由于该墓早年被盗,仅有编磬残件,同出青铜兵器、车马器80余件,还有鸠杖首1件。

6、鼓是用得最多的一种乐器。宁镇地区没有出土完整鼓的实物,但发现有悬鼓的残件。北山顶墓出土悬鼓环1件。环作椭圆形,上饰云纹。悬鼓环上的人物发式、身上饰云纹与文献中记载吴国土著文身、断发的形象相符。

7、钲是一种击打式乐器。1987年江苏丹徒谏壁新竹青龙山春秋墓出土,镇江博物馆藏。钲体呈扁椭形,方形柄,中空。钲体满饰以斜方格为底的棘刺纹,柄上饰几何形纹。通高9厘米,柄高1.5厘米。


8、铜铃属古代一种乐器,通过摇晃可以发出音响。1987年青龙山春秋墓出土,现藏镇江博物馆。钟形,弧钮,内有舌,素面,通高4.9厘米。


镇江地区出土的吴国乐器年代均为春秋晚期至战国初期,即吴国青铜器年代的第四期,大约于吴王寿梦至夫差时期(前585—473)。镇江出土的吴国乐器从器形和纹饰所包含的文化因素来看,既有从他国获得的纯异国器,也有模仿中原、融入地方特色的混合器,同时也有南方系统的土著器,与其他吴国青铜器一样,文化因素较为复杂。从镇江大港北山顶墓随葬的青铜编钟、錞于、钲、悬鼓、石编磬等礼乐器和军乐器,与文献中记载吴王的一套军乐器基本相符。《国语·吴语》:(王)乃秉枹,亲就鸣钟、鼓、丁宁、錞于、振铎,勇怯尽应,三军皆哗,钟以振旅,其声动天地。与考古发现较为吻合。从出土的成套青铜乐器看,吴国乐器有了固定的组合与配置,不同类型的乐器有规定的数量和形式。

总之,吴国乐器和吴国青铜器一样,均是在向中原学习的同时加入了本地土著文化的因素。在向中原的礼乐制度学习,同时保存了浓厚的地方风格。吴国在大力发展国力、武力征伐的同时,也把吴国礼乐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3次   昨日浏览量:108次  你是第 18942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61958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5次    平均每日IP量:23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