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镇江建城春秋始

作者: 刘建国          点击数:72

  朱方,是镇江历史上见诸史籍最古的地名。它首见于《左传》记载:襄公二十八年(前545年),齐国左相庆封逃亡到吴国,“吴句余予之朱方,聚其族焉而居之,富于其旧。”后来,楚国借机率领中原列国联军攻打朱方,活捉并处死庆封,这便是春秋时期著名的“朱方之役”。而正是这段史籍中记载的文字,透露出镇江古老而神秘的历史脚步。

  一、朱方地名活化石

  朱方地名十分古老。这种带“方”字的地名,不但在当时吴国所有的地名中不见他例,即便放眼于春秋列国,甚至上溯到西周时期也十分少见。历史上较为流行这种带“方”字的地名主要见于商代。在已经出土的商代甲骨文及青铜器铭文中,“方”字地名比比皆是,仅在与宁镇地区毗连的江淮之间,可以考证的就有徐方、虎方、林方、危方、莱方等。循以商代的语体通例,地名之“方”,亦表示国名和族名。因此,可以认为朱方既是商代一个方国的名字,又是一个族系的称谓。并且,商人在卜甲中还将“方”与“夷”通用,如徐方亦称徐夷,虎方亦称虎夷,故而朱方也可称朱夷。朱方是商代方国地名保存下来的一个极其难得的“活化石”。

  夏、商、周时期,在宁镇地区孕育、发展着一支有着独特风貌的青铜时代文化——湖熟文化,它是因上世纪50年代首先发现于江宁湖熟镇而得名。遗址主要以高出地面的台地特征分布在宁镇丘陵地区及秦淮河流域。在现今镇江市区范围即东至丹徒镇横山、北沿长江、南以十里长山和官塘桥的四明山为界,西至蒋乔五州山,东西约15公里、南北约8公里范围内,经考古发现的湖熟文化遗址就有20多处,形成极为密集的聚落群。其中,典型的如丁卯桥附近的马迹山、龙脉桥南侧的龙脉团山等,它们的文化面貌以素面陶鬲、甗等炊具为主,显示出属于东夷文化的器物特征。

  朱方后来由吴国所兼并,《史记》中亦有关于朱方的记载:“王余祭三年(前545年),齐相庆封有罪,自齐来奔吴,吴予庆封朱方之县,以为奉邑,以女妻之,富于在齐。”吴王余祭,又称句余,不但将朱方给庆封作奉邑,还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庆封家族在朱方经营,数年后比在齐国还富有。而太史公在此处称朱方为“朱方之县”,这是春秋吴国唯一见录于史籍记载的县名。古代设“县”之制开始于春秋初期的一些大国,当时县的地位比郡高,所谓“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就反映了这一史实。许多大国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巩固边地防守力量,往往把新兼并的国土改建为县。朱方被吴国设置为“朱方之县”,正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朱方与吴国的关系及身世、地位。

  二、朱方地望在何处

  朱方,作为吴国西部的一座重要城邑,在春秋时期已是闻名遐迩。而关于它的地望,在古代志书中出现有不同的表述,主要见有位于丹徒(今丹徒镇附近)和润州(今镇江市区)两说:

  丹徒说。如《史记·吴太伯世家》:“吴予庆封朱方之县,以为奉邑。”文下有南朝刘宋裴骃集解,引《吴地记》:“朱方 ,秦改曰丹徒 。”又,《汉书·地理志》“丹徒”条目下有唐代颜师古注:“会稽郡丹徒,即春秋朱方”。而汉时丹徒县治于今镇江城区东9公里的丹徒镇附近,若依据裴骃、颜师古的注释,则朱方应是地处今丹徒镇一带。

  润州说。唐代《元和郡县志》载:“润州,本春秋吴之朱方邑。始皇改为丹徒,汉初为荆国刘贾所封,后汉献帝建安十四年孙权自吴理丹徒,号曰京城。”此段文字开头提及润州为“春秋吴之朱方邑”,而历史上的润州治所一直是在今镇江市区。并且,文之结尾亦述及“孙权自吴理丹徒,号曰京城。”京城即六朝铁瓮城,位于今市区北固山南峰,此处所云的丹徒即是京城,同样表示位于今镇江市区。

  三、史籍考古显踪迹

  那么,朱方的地望究竟在何处?其实,史籍志书与城市考古已经给我们提供了指标性的答案——

  清代地理学家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云:“京城,今府治,春秋之朱方也。”而清代镇江府治于今镇江市区;京城,即三国孙权所建铁瓮城,亦位于今市区北固山南峰。可知,顾祖禹考定朱方与京城、镇江府治同一所在。

  元代《至顺镇江志》载:“齐庆封宅在城南一里(《祥符图经》),即今朱方门之外。”此处文字是引用北宋润州地方志书《祥符图经》,记有庆封宅位于唐宋朱方门(今市区东门坡顶部)外一里,这从一个侧面表明春秋时期朱方城地望即今镇江市区。

  进而,上溯唐代史料,如徐坚的《初学记》:“润州,春秋之朱方”。明确表示朱方与唐代润州(治今镇江市区)的地理关系。再如,唐代著名诗人陆龟蒙在其《庆封古井行》的序及诗中写道:“按《图经》,润之城南一里,则封所居之地。询诸故老,井尚存焉。”“江南戴白皆能言,此地曾为庆封宅。”而陆龟蒙所据的《图经》,当是唐代孙处元编撰的《润州图经》,成书距今已近1300年之久,这表明庆封宅、井遗迹在唐时尚存,润州“故老”、“戴白”(皆是指老人),有口皆碑。

  至于在更早的六朝史籍中,京口亦多见以朱方代称。如《宋书》载,刘宋时周朗在一次廷议中批评侨民制度时,曾说“其他如朱方者,不宜置州”,“岂吴邦而有徐邑?”徐邑即南徐州,南朝时侨置于京口。

  尤其,《瘗鹤铭》更是物证。在市区江侧焦山上,保存有一件六朝时期的珍贵文物,它就是书法史上被誉为“大字之祖”的《瘗鹤铭》石刻。在其铭文之中,即刻有“壬辰岁得于华亭,甲午岁化于朱方”的内容,这清楚地表明,作为瘗鹤刻石之所的焦山,地属古朱方,故《瘗鹤铭》石刻则是朱方极具象征意义的地理坐标。

  近些年来,城市考古又提供了若干新的佐证:在1991年花山湾古城的考古中,发现东城垣夯土下有多处叠压着先秦文化堆积,并出土陶鬲、罐、盆、鼎等残件。之后,2000年北固山后峰腰台考古中亦同样出有周代陶鬲及大量印纹陶片。而在此之前1984年,还在市区中山桥改建时,于旧桥基下出土一件春秋时期的兵器铜戈。此类信息显示出镇江市区确有西周、春秋时期丰富的文化遗存。

  而尤为重要的是出土有铭刻“朱方”的文字砖。1998年在虎头山(氧气厂东侧)唐代罗城遗迹内,出有多件“朱方乡”铭文砖。它的发现,表明唐代并存有两个古乡建置:一是丹徒乡(在秦-六朝丹徒县治旧址所置,地望今丹徒镇一带);另是朱方乡(先秦朱方之县旧址所置)。既然唐时两者同时并存,可见它们的地望不可能重叠在一处,这就排除了朱方位于丹徒镇附近的可能。

  以上,关于朱方地望的资料已经充分说明,朱方邑即位于今镇江市区。因此,可以确认朱方邑就是这座名城的源头,故镇江的建城史应是从公元前545年算起,距今已有2559年,明年即是2560周年。

  至于江苏的几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其建城大都始于春秋时期,其中如南京(前473年)、扬州(前486年)、苏州(前514年),而镇江(前545年)则明显领先,值得我们纪念和骄傲!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50次   昨日浏览量:63次  你是第 8212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33017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3次    平均每日IP量:18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