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吴文化
<
     吴文化研究 >> 吴国文化 >> 遗迹考古  >> 名人名事  >> 出土文物  >> 文物遗存
吴文化知识八十问之二十七《神秘的疁邑》

作者: 城中山水          点击数:144

疁城大鼎


    在中国的东南方,古时有个地名叫“疁邑”,春秋战国时期,它属于古吴国临海的最东部地区。地名“疁城”现在也是上海市嘉定县的别称。今存明清时期《嘉定县志》俱载,元代元贞二年(1296)嘉定从县升为州后,在嘉定城南门外今众芳桥一带修筑校场(即演武场)时,于其地发掘出唐代咸通三年(862)的《庄府君墓志铭》,铭文上写着该处的地理信息是:“昆山县东一百里伍家冈身,疁城乡横沥水西八十步。”
    明代昆山人卢熊编纂的《苏州府志》卷第一《沿革》之“上嘉定县”条说:“嘉定在府东一百四十里,唐昆山县之疁城乡。”
    从《庄府君墓志铭》得知,疁邑应该属于上海嘉定县,但从《苏州府志》中看,疁邑应该是属于苏州昆山县。那么,疁邑到底是在哪儿呢?
   明代嘉定知县陈渊延聘苏州著名学者都穆纂辑的《练川图志•建置》中直言:“嘉定为苏州属县,去府东一百四十里,唐昆山县之疁城乡。”原来,嘉定在唐代时属于苏州的昆山县,南宋宁宗嘉定十年(1217)析昆山县的东部建立新县名嘉定,而嘉定建县时的县治所在地练祁市即在唐代时昆山县的疁城乡范围内。于是“疁城”这一地名,便就成了嘉定县的别名了。古代嘉定是疁城乡之地,故又称古疁。
    唐代陆广微撰写的《吴地记》:“娄门本号疁门,东南秦时有古疁县,至汉王莽改为娄县”。不少史籍记载:汉改疁县为娄县,以其地有娄江缘故。
  原来,疁县,即娄县。秦置县。秦始皇统一全国,分天下为36郡,在吴、越故地置会稽郡,为36郡之一。娄县为会稽郡属县,其地包括吴国之东部地区,现在苏州的昆山、太仓、上海嘉定及上海地区都属于古娄县,亦即是古疁邑。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是这样解释的“疁,烧穜也。音流。案,通沟溉田亦为疁。”就是“烧去草木之后下种”和“开沟引水灌溉”都称之为“疁”。
    很久很久以前,疁邑先民在冈身以西进行狩猎活动的时候,通常用火驱逐遂野兽,常会把长满了野草杂树的猎场烧成空地,从而为农耕开辟合适的场地。很像《诗•大雅•旱麓》所描写的那种情景:“瑟彼柞棫,民所燎矣”,人们在生荒地上进行了第一遍火耕以后,开垦出熟荒地。另外,疁邑临海,那些经过葑淤成陆的沼泽地区,变成了水田,又有利于使用水耨的方法。“火耕水耨”在疁邑是一种先进的农耕技术,上海地方史专家吴贵芳对疁田作出了很高的评价,他在《娄•华亭•上海》一文中说疁邑是“疁田的集中区”。 
    《史记》记载:“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无积聚而多贫。” 疁邑地处江南低畦地,又临东部大海,当地百姓为生活所迫,创造了“疁田”来种植水稻等庄稼作物。“疁邑”名字大概也是缘于当地的疁田。中国最早的地方志《越绝书》记载:“吴北野禺栎东所舍大~者。吴王田也”。开沟引水灌溉:“开江西疁田千馀顷,以为军储。”
    《宋书•豫章王子尚传》亦有记载:“时东土大旱,鄞县多疁田,世祖使子尚上表至鄞县劝农。” 这里的鄞县是指同样是临海的浙江宁波。说明 “疁田”并非是“疁邑”地区特有,而“娄”是由特有的“娄江”而得名。娄县秦属会稽郡,西汉高祖六年(前201年),娄县属荆国。荆国除,娄县属会稽郡。高祖十二年(前195年),立刘濞为吴王,治荆国旧地,娄县属吴国。吴国废,立刘非为江都王,娄县属江都国。江都国废,娄县又属会稽郡。三国、晋、南朝宋齐,娄县属吴郡。南梁天监六年(507年),分吴郡设信义郡,分娄县置信义县,属信义郡,余下的娄县仍属吴郡。南梁大同三年(536年),娄县改名昆山县,改属信义郡,昆山名一直沿用至今。
    “娄江”的娄,是星宿名,属中国古代二十八星宿之一。娄,同“屡”,有聚众的含意,也有牧养众畜以供祭祀的意思,故娄宿多吉。《史记•天官书》:“娄为聚众。”古代的天文典籍中把娄宿视为主管牧养牺牲或兴兵聚众的地方。
     “娄”的命名极有可能与中国古老的占星术创始人巫咸有关。巫咸是上古名医,商朝时期商王戊辅佐大臣,擅长于占星术,是我国早期的天文学家。他也是“二十星宿”创始人之一,死后葬于疁邑北边的虞山上。“娄”县名字与星宿有关,极有可能与商末的占星术创始人巫咸有关。
    疁邑早期地属越地。今苏州吴中境内(原吴县)有越城遗址,经考古挖掘,出土二周时期文物,证明该城始筑于西周时期。说明,西周时期,苏州及周围地区都属越国。这一点可以用早期的《越绝书》得到证明。《越绝书》是我国最早一部地方志,专门记载越国地方史料,它对长江以南,常州以东的苏、锡、常地区史料记载得非常详细。
    《越绝书•吴地传》还载:“娄门外鸿城者,故越王城也。去县百五十里。”

   《吴郡图经续记》有载:“吴王阖闾建城之始,立陆门八,……其东曰娄门者,娄,县名也,盖因其所道,秦谓之‘疁’,汉谓之娄,今之昆山,其一地也。”据此可知,娄门,即为吴越城之东门。距苏州吴中越城之东一百五十里处,正好就是“疁城”境内,也就是现上海嘉定境内。所以从《越绝书》的这段记载可得知,距吴越城娄门一百五十里的鸿城,为故越王城,即姑苏城被吴国占领后,越国被迫迁之的临时都城。由此,亦说明西周初期至春秋早中期,“疁邑”属越地。大约在春秋中晚期,“疁邑”被吴国占领,后来成为吴国的一个边邑。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4次   昨日浏览量:53次  你是第 6311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27176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5次    平均每日IP量:17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