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文化  >  研讨论文  
 
乔长富:“刘备招亲”:从《隔江斗智》到《三国演义》 ——兼说“刘备招亲”的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
    点击数:102 更新时间:2020-6-30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三国演义》与《隔江斗智》在“刘备招亲”故事叙写方面的异同,论说前者对后者的传承与创新;又通过“刘备招亲”对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的处理,论说小说在这两方面的结合情况。

关键词:三国演义、隔江斗智、刘备招亲

 

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在其成书过程中曾经广泛吸收了民间传说、宋元话本、金元戏剧的题材、情节等,这是人们公认的事实。本文以元杂剧《两军师隔江斗智》与《三国演义》“刘备招亲”的情节叙写、人物刻画以及主题表现方面的异同,考察一下《三国演义》对元杂剧中“三国剧”的借鉴情况,以及它对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的处理。

《两军师隔江斗智》简称《隔江斗智》,作者不详。明代臧晋叔《元曲选》收录此剧。故事讲的是:赤壁之战以后,刘备取得荆州,周瑜数次索取,都被诸葛亮识破计策,因而又生一计,请求吴王孙权将“妹子孙安小姐可配刘备为婚”,乘送亲之时夺取荆州。如果不成,再在刘备拜堂后,“着小姐暗地刺杀刘备,然后大军直抵荆州,必能取胜”。于是派鲁肃前往“石头”报告孙权。孙权在征得母亲同意后,由母亲告知孙安。孙安虽然感到这样做会断送自己一生,也只得“勉强从之”。孙权于是派鲁肃往荆州说媒。诸葛亮请刘备应允婚事。孙权于是派甘宁、凌统送孙安往荆州成亲。诸葛亮派张飞把守城门,只放孙安入城,使甘宁、凌统无法进入荆州。孙安见到刘备君臣后,感到刘备“真有帝王仪表,以为丈夫也不辱没了我孙安小姐”,于是不听从孙权之计,不杀害刘备。周瑜见两计不成,又派鲁肃到荆州请刘备、孙安“回门”,把刘备骗到江东,不放回去,企图用此“赚将之计”夺取荆州。诸葛亮识破其计,派刘封送去锦囊,内藏书信,说曹操将率兵攻荆州,故意让孙权拾到。孙权中计,就放刘备回荆州,想借曹操之手杀刘备。孙夫人喝退甘宁、凌统追兵。张飞在江边接应,在刘备、孙夫人回荆州后,故意藏在孙夫人的翠鸾车上,羞辱周瑜。周瑜气得箭疮复发,刘备与孙夫人设宴庆贺胜利。

《三国演义》中“刘备招亲”的故事见于第五十四和五十五两回,所写与《隔江斗智》有同有异。同中见异,异中有同。起因和结局相同。主要情节变成了周瑜、孙权合谋派吕范到荆州向刘备提亲,吴国太和孙权之妹事先毫不知情,刘备带着诸葛亮三个锦囊妙计由赵云护送来到东吴,通过乔国老使结婚之事弄假成真,又识破了周瑜、孙权“软困”之计,借口曹操欲起兵杀奔荆州,说动孙夫人以“祭祖”为名逃离东吴,由孙夫人喝退徐盛、丁奉的追兵,最后在诸葛亮、关羽接应之下回到荆州。周瑜计谋失败,气得金疮迸裂。这样的叙写,与《隔江斗智》相比,主要变化是:孙权送妹到荆州以及刘备、孙夫人到东吴“回门”这两件事,合并成了刘备往东吴招亲一件事;吴国太、孙权之妹事先知情,参与合谋,变化成为吴国太、孙权之妹事先毫不知情,吴国太反而成为孙刘联姻的主要促成者和刘备的保护者;诸葛亮“曹操杀奔荆州”的锦囊妙计促使孙权放刘备回荆州,变成了促使刘备说动孙夫人回荆州。其余的细枝末节也多有变化。综而言之,两者之间,或事同而人异(同为做媒,一为鲁肃,一为吕范),或人同而事异(同为吴国太,一参与谋杀刘备,一保护刘备),或计同而针对异(同为“曹操欲攻荆州”的锦囊妙计,一使孙权放回刘备,一使刘备回荆州),或谋同而实施异(同为谋杀刘备,一为送妹到荆州及骗刘备到东吴,一为骗刘备到东吴,杀之不成而“软困”)。如此种种,可谓同中有异,异中见同,错综复杂。当然也有人事都不同的,例如乔国老其人其事,就不见于《隔江斗智》。

《三国演义》与《隔江斗智》在人物描写方面也是有同有异。两者对孙权、周瑜、刘备、诸葛亮等人物的描写可谓大同而小异,最大的不同是对吴国太、孙权之妹两个人物形象的刻画。《隔江斗智》是“旦本戏”,由“正旦”饰孙权之妹孙安,孙安理所当然是主要人物,她是遵守“三从四德”的柔弱女子,哥哥和母亲要把她嫁与刘备,谋取荆州之时,虽然感到哥哥“怎不断送我孙夫人一世”,也只好勉强同意。到荆州后,看到刘备有“帝王仪表”,文武官员个个英雄,因而怨恨哥哥和周瑜“明为嫁送,暗夺城池”,决心“从中儿立直,着他两下里干戈永不起”。在与刘备到东吴“回门”后,她对孙权设宴招待刘备,认为:“哪里是锦上添花?衠一味笑里藏刀!”想要放刘备逃走,又感到“何处奔逃”,只能要求孙权“早放他还朝,也免的动刀枪”,所以在孙权中了诸葛亮的锦囊妙计,放走刘备,要她一同离开时,她对孙权说:“你还怕我有心恋着?只望俺荆州疾到,便排下那几千番筵席,你也休得再来邀!”并且在江口喝退甘宁、凌统追兵,安全回到荆州,在庆功宴会上揭露周瑜“定下机关”利用她夺取荆州的阴谋,表示:“既做姻缘,怎好乱猜?咱这里归伏,他干生计策。”“夫妻有情怀,永远得和谐,愿皇图万万载,保封疆消弥灾!”。

在《三国演义》中孙权之妹(嫁给刘备后称孙夫人)是重要人物(主要人物是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她“自幼好观武事”,“极其刚勇,侍婢数百,居常带刀,房中军器摆列遍满,虽男子不及”。她对孙权、周瑜利用自己将刘备“赚到南徐”事先毫不知情,与刘备结婚后“两情欢洽”。在刘备借口曹兵“杀奔荆州”欲逃回荆州时,她表示“妾已事君,任君所之,妾当相随”,并在不能告诉母亲的情况下,提出了“推称江边祭祖,不告而去”的办法。当刘备在前有拦截,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向她揭露孙权“以夫人为香饵”幽困刘备夺取荆州而杀刘备时,她“怒曰:‘吾兄既不以我为亲骨肉,我有何面目重见乎!’”主动出面以“意欲劫掠我夫妻财物”的罪名,吓退徐盛、丁奉的阻兵,又以“离间我兄妹不睦”、“奉母慈旨令我夫妇回荆州”喝退陈武、潘璋的追兵。这样的人物,可谓有勇有谋,敢爱敢恨,与《隔江斗智》里柔弱温顺,反抗但更多屈从哀怨的孙安,判若两人,虽然两人在怨孙权、爱刘备这方面是相同的。不过,《隔江斗智》里的孙安一再想到孙刘之间不起干戈,免动枪刀,思想境界上也有其高超之处。按《三国志·赵云传》引《云别传》称:“先主孙夫人以权妹骄豪,多将吴吏兵,纵横不法。”由此看来,《三国演义》中所写的“孙夫人”多少还有点历史上孙夫人的“影子”。而在《隔江斗智》里却看不到。

《隔江斗智》里的吴国太是个次要人物,缺少个性和主见,一味听从儿子,劝说女儿依从。《三国演义》里的吴国太虽也是次要人物,但有个性和主见,形象鲜明。她在听乔国老说知刘备入赘东吴以后,“大惊曰:老身不知此事。便使人请吴侯问虚实”,见到孙权后“搥胸大哭”,痛加斥责,并大骂周瑜。随后要求在甘露寺与刘备相见,感到满意以后就严加保护,叱退伏兵,并教刘备搬入书房择日完婚,对刘备十分爱敬。她在孙刘联姻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她与她的女儿都是《三国演义》中着墨不多却光彩照人的妇女形象。

《隔江斗智》与《三国演义》所写的孙刘联姻,历史上确有其事。按《三国志》有关记载,《魏书·武帝本纪》载: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十二月,“孙权为(刘)备攻合肥。公(曹操)自江陵征备。……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蜀书·先主传》:建安十三年十二月,“(孙)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于赤壁,大破之”。裴松之注引《江表传》称:“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刘)备,备别立营于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刘表吏士见(刘表)从北军,多叛来投备。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安民,复从权借荆州数郡。”《先主传》又载:“(刘)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孙)权稍畏之,进妹固好。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吴书·吴主传》:建安十四年,“备领荆州牧,屯公安”。“十六年,权(自京口)徙治秣陵。明年,城石头”。《吴书·周瑜传》:“刘备以左将军领荆州牧,治公安。备诣京见权,瑜上书曰:……愚谓大局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权)不纳。”此外,唐代许嵩《建康实录》卷一“吴”载:建安十三年,“(孙)权始自吴迁于京口而镇之。案《地志》,吴大帝亲自迁朱方,筑京城,南面西面各开一门,即今润州城也” 。“十四年,权居京口。刘备诣京口见孙权,求荆州。周瑜闻之,密上书谏留备处于吴,莫遣还。……权不纳。遥表汉以备为荆州牧,使治公安。自饯备于江上。”“十六年,权始自京口从治秣陵。”“十七年,城楚金陵邑地,号石头,改秣陵为建业。”

以上记载可以看出以下几点。其一,赤壁之战以后,建安十四年,刘备曾向孙权借荆州,被“群下”推为荆州牧以后,孙权“稍畏之,进妹固好。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周瑜上书孙权软禁刘备于东吴,孙权没有采纳。《建安实录》说刘备求荆州,被孙权表为荆州牧,是在至京口见权以后,与《三国志》所载有不同。而《隔江斗智》和《三国演义》都采用了《三国志》的说法,把刘备为荆州牧写在“至京见权”之前,但又都不采用孙权不同意周瑜软禁刘备的主张,而是写成了孙权接受周瑜之计,想借嫁妹机会囚禁杀害刘备以夺取荆州。不过,在刘备和孙夫人回荆州方面,《隔江斗智》写成是孙权中诸葛亮之计,主动放回;《三国演义》写成刘备和孙夫人私自逃走,孙权派兵追杀。

其二,《三国志·先主传》说:“(孙权)进妹固好。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这段话中,“绸缪恩纪”容易引发歧解。“绸缪”,可以是借用《诗经》之《绸缪》篇名,表示新婚夫妇的感情,也可以是指一般的友情之类。前者可以是指刘备与孙权之妹的夫妻之情。如此则可以理解为孙权派人到荆州“进妹”提亲,然后刘备至京见权,与孙权之妹结婚,夫妇“绸缪恩纪”。《三国演义》显然是按照这样的理解写的。至于后者,“绸缪恩纪”不过是说孙权与刘备友情深厚。如此,则可以理解为孙权先送妹到荆州给刘备,然后刘备再到京口会见孙权(按常情,孙权之妹也会同至),《隔江斗智》显然是是按照这样的理解写的,只不过把孙权“绸缪恩纪”改变为钩心斗角。

其三,在刘备会见孙权的时间、地点方面,《隔江斗智》安排在赤壁之战以后“石头”城中,时间模糊,地点错误。《三国演义》安排在建安十四年“南徐”城中,时间明确,地点正确,符合史实。只不过,把京口称为“南徐”,稍有不妥。因为,南徐是南徐州的简称,它的得名始于刘宋永初二年(公元421年),在建安十四年以后212年,在建安十四年又怎么可以称京口为“南徐”呢?当然,这只是“小说家言”,毕竟不是历史,不必认真计较,但不可不知。

其四,《三国演义》将吴国太“相婿”及孙权与刘备砍石、乘马等都安排在甘露寺与北固山,虽于史无征,却颇见匠心。甘露寺相传建于东吴甘露(265年—266年)年间,在北固山后峰(北峰),而北固山前峰就是东吴“京城”所在。在北固山,有东吴大将太史慈墓,有从唐代妙善寺移来的相传孙权、刘备置会的石羊(狠石)、有相传孙、刘驻马的驻马坡等。所以甘露寺和北固山有浓厚的东吴文化氛围,而且靠近吴王府邸。把吴国太“相婿”、孙刘砍石等虚构和传说相混杂的情节,安排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作合情合理、具体生动的叙写,贴近历史,也贴近生活,使所写增添了历史的厚重感和内容的真实感。这样的安排和叙写,对于刘备招亲成为《三国演义》的精彩段落之一,有它的重要作用。需要指出的是,从罗贯中曾活动于杭州一带,以及《三国演义》写甘露寺和北固山景点时,先后提到“至今有”、“至今甘露寺”、“至今此处”,看来他当是到过镇江,游过北固山甘露寺,至少是对其地相当熟悉,所以才有如此贴切的安排和具体的叙写。

以上简略比较了《三国演义》与元杂剧《隔江斗智》在“刘备招亲”方面叙写的异同,以及两者与历史记载的异同,归纳起来,有以下两点看法。第一点,《三国演义》里的刘备招亲故事,对于《隔江斗智》是有传承吸收,但更多改造创新。它传承了《隔江斗智》尊刘抑孙的思想倾向,《隔江斗智》中孙安说:“可知道刘玄德重兴汉室,却原来有这班儿文武扶持。”《三国演义》里乔国老说“玄德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更兼仁德布于天下”,吴国太夸赵云“真将军也”。两者一脉相承。但《三国演义》淡化了《隔江斗智》中诸如孙权之妹“三从四德”的思想。它和《隔江斗智》一样,都以取荆州为斗争焦点,以孙权嫁妹、刘备娶亲为中心事件,以周瑜、诸葛亮为主要“推手”展开情节。但如前文所说,它在许多重要情节方面,对《隔江斗智》则或变化,或摒弃,或增加,比《隔江斗智》更集中、具体、生动。它所写主要人物如刘备、孙权、周瑜、诸葛亮、吴国太、孙权之妹等,与《隔江斗智》相同,但吴国太、孙权之妹以至孙权等的具体行为、立场和作用等却多有改变。它根据情节需要,虚构了贾华等人物,又把保护刘备的张飞改变为赵云(写赵云,一个重要原因当是为了“甘露寺相亲”的需要)。要之,《三国演义》对《隔江斗智》,在“刘备招亲”的叙写中,基本倾向和基本事件较多传承,而在具体人物、情节方面则更多改造创新。这种对于前人有关创作采取既有传承,更多创新的态度和做法,是《三国演义》的可贵之处,也是它取得杰出成就的重要原因。

第二点,《三国演义》的创作方法,是把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相结合。这种方法,在元杂剧《隔江斗智》等“三国剧”中已广泛运用,《三国演义》运用得更为充分、成功和出色,成为古典历史小说的典范。《三国演义》所写的三国历史,是小说家眼中的历史,是作者根据主题需要而加以取舍的历史,往往不是完全符合原貌的历史。以刘备招亲故事为例,《三国志》等书中有“(孙权)进妹固好。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周瑜建议孙权软禁刘备、刘备曾向东吴借荆州等记载,但也有孙权不接受周瑜的主张,饯送刘备回荆州的记载,《三国演义》却取前者,不取后者,反而把孙权写成跟周瑜一样,欲借招亲以软禁刘备,甚至要杀刘备,与真实的历史相去甚远。当然,作为历史小说,这样做也无可非议。至于《三国演义》中的艺术虚构,则比比皆是。其所写人物,大多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但这些人物的所言所行,却大多是艺术虚构。还有的根本就是虚构的人物。其所写情节,有的是围绕着真实的历史事件而加以合情合理的充分的艺术虚构,也有的完全是虚构的。例如,在刘备招亲的情节之中,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吴国太、孙权之妹、赵云、鲁肃等都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孙权“进妹固好”,刘备“至京见权”、周瑜提议软禁刘备等是真实的历史事件;刘备至京口招亲之事,从《三国志·先主传》记载看也不能排除其可能性,并非空穴来风。但所写孙权欲杀害软禁刘备、吴国太相婿、刘备与孙权之妹私自逃离东吴、周瑜派兵追杀、赵云全程护卫刘备等,却都是虚构的,贾华伏兵欲杀刘备更是人和事都属虚构。孙权、刘备北固山砍石、驻马则是采用了传说。《三国演义》成功地把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结合起来,既因真人真事而强化了小说的历史真实感和可信程度,又因合情合理的虚构而强化了小说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而“刘备招亲”也因而成为《三国演义》中脍炙人口的故事。

(作者系镇江高等专科学校教授)

 

参考文献:

1、(晋)陈寿.三国志.长沙:岳麓书社.2006.

2、(唐)许嵩.建康实录.乌鲁木齐: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00.

3、(明)臧晋叙.元曲选.北京:中华书局.1958.

4、(明)罗贯中.三国演义.北京:中国书店.1985.

  

   责任编辑:三国文化   

上一篇文章: 徐苏:东吴开发对镇江城市发展的影响

下一篇文章: 陈 辽:简论《三国演义》“赤壁之战”的故事和人物描写

 

-------------------------------  江苏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

今日浏览量:38次   昨日浏览量:66次  你是第 2908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15402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103次    平均每日IP量:19个     最高浏览量:422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11-85012025(传真)
  • 电子邮箱:wyg1331@163.com(官方邮箱)
  • QQ群:127086729
  • 办公地址:江苏省镇江市宝塔路99号340室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