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特色文化六朝文化寺庙文化 >   隐士文化 >  爱情文化 >  军事文化 >

 

    隐士,是道家哲学术语。指隐修专注研究学问的士人。《南史•隐逸》中有专门的解释:隐士“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不尔,则与夫樵者在山,何殊异也。”而且一般的“士”隐居,也不足称为“隐士”,必须是有名的“士”,即“贤者”,既有才能、又有学问、能够做官而不去做官也不作此努力的人,才叫“隐士”。

    中国的隐士之风始于秦汉,盛兴于魏晋南北朝。当时的文人因害怕卷入各种政治风波而招致杀身之祸,所以采取逃避现实的心态,远离政治,避实就虚,乃至隐逸深山处,或隐居于宅中,专心于自己喜爱的事业。

    镇江是隐士文化积淀非常深厚的“隐城”,这里面有着特殊的地理环境。镇江是六朝首都建康的门户重镇京口,地处南北要道,加上山水自然地理风光,让许多名士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人杰地灵的江南“隐城”,不远千里,来此归隐,为历史留下了“隐”的篇章在镇江。

    相传汉元帝初元5年(公元前44年),陕西咸阳茅氏三兄弟茅盈、茅固、茅衷写下“春日才看杨柳绿,秋风又见菊花黄,荣华终是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的感叹,遂寻山修道,来到句曲山隐居。汉末著名隐士焦光见汉室败落,逐来到镇江樵(焦)山隐居,“三诏不起”,吃喝拉撒全在山里,他戏称自己是“蜗牛之隐”。到魏晋南北朝时期就更多,有“京口双隐” 臧荣绪、关康之,“隐而授学”的诸葛璩,“听鹂之隐”的著名艺术家戴颙,“太子之隐”的萧统,“山中宰相”陶弘景,“死而复生”隐士刘镇之、“青溪之隐”刘瓛、喜研山水隐士王微等。就连写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绝句的中国隐士代表人物陶渊明也与镇江有关。正是有这么多归隐的名士,成就了镇江“隐城”的隐士文化。

 

 招隐山:中国隐士文化的圣殿

    坐落在镇江南山的古老的招隐坊,是镇江古代隐士文化的缩影,是镇江古代隐士文化的见证。招隐坊背后的那座招隐山,那个招隐寺,以及由此而形成的镇江古代隐士文化系列,是世间上极其罕见的古代隐士文化的“活化石”。

    “招隐”二字中这一“招”一“隐”,彼此呼应着。隐者,大都是名人名士,入隐后,总有求贤者,向他招之,于是有“隐”便有“招”。例如,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因爱慕隐于镇江兽窟山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戴颙,便招其入朝为官,可是,以隐明志的戴颙,却一再婉言相拒,帝之招,颙之隐,这一“招”一“隐”传为千古佳话。后人为纪念戴颙之隐,便将兽窟山改为招隐山。

    招隐坊,是一座古老高大的石牌坊,屹立在招隐山的北麓,象征着招隐山的山门,顶部的石额上书“宋戴颙高隐处”,下面是“招隐”两个大字,牌坊的石柱上镌有楹联,记载着历史上远去的高士。内联为:读书人去留萧寺;招隐山空忆戴公。外联为:烟雨鹤林开画本;春咏鹂唱忆高踪。

    招隐寺,最初由戴颙的故宅改造而成。据《招隐山志》载,戴颙膝下无子,所生一女,名磨笄,因母早逝,磨笄对戴颙非常孝敬,为了终身侍候父亲,她矢志不嫁。戴颙去世后,舍宅为寺,名“招隐寺”,自己便隐居于招隐山东边的一座小山之中。

    戴颙故宅改建为佛寺后,世人深为戴颙之隐、其女之孝所感动,经历代修建扩建,成为一座古寺名刹,是个香火旺盛之处。招隐坊、招隐山、招隐寺,遂成为历史上的一个令世人追思和向往的“隐士胜境”。

    唐朝刘禹锡登临招隐,探访隐踪,留下诗句:

                    隐士遗尘在,高僧精舍开。

                    地形胜渚断,江势触山回。

 镇江“隐城”是中国隐士文化的缩影

    隐士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独特而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不能简单地把隐士与消极避世等同起来。古代隐士,都是有才之士,大都是因遇到社会动荡,或身处逆境,为了自保,才选择隐居避世。也有部分是眷恋秀丽的山水,而选择隐居,他们把山中小鸟叫声当做琴声,山水流动声当做音乐,悠闲自在生活。著名西晋文学家,曲阿人(今金坛)左思在《招隐诗》中曰:

                    杖策招隐士,荒涂横古今。

                    岩穴无结构,丘中有鸣琴。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何事待啸歌,灌木自悲吟。

    隐居在招隐山中的戴颙就是其中之一,史记载,每逢春天,戴颙都要带着两个柑子和酒去春遊郊饮。目的就是为了多听山中黄鹂声,从黄鹂的歌喉中去感悟乐律,陶冶情操,然后进行他的音乐创作。成语“双柑斗酒”说的就是这个典故。

    古代众多隐士归隐镇江,大都胸有"隐志",在以隐明志中,大都隐中所为,隐有所成。“京口双隐” 臧荣绪、关康之隐居京口,潜心教育。臧荣绪还研史著书,终于在花甲之年撰《晋书》110卷,俗称《旧晋书》,囊括了两晋全部历史。他俩的学生诸葛璩拒官而授学,在京口开办学堂,先后得到太守萧琛、南徐州刺史安成王萧秀(梁武帝七弟)、鄱阳王萧恢(梁武帝九弟)等的支持。史记记载,诸葛璩勤奋教学,后生就学者越来越多,校舍狭陋,无法容纳,太守张友为其加盖讲舍。东晋著名清谈家刘惔六世孙刘瓛隐居京口,博通《五经》,收徒授学,常常有数十人。所居瓦房,屋顶漏雨,学生敬仰他,把瓦屋叫做“青溪。”

    历史上唯一的“太子隐士”——梁昭明太子萧统,不恋皇位恋书台,来到镇江的招隐山,遣回宫女御乐,移来东宫藏书,引纳天下贤士,云集增华阁内,选编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文学总集——《昭明文选》。

    南朝齐梁时的陶弘景,自号华阳隐士,隐于茅山45个春秋,成为道教茅山派代表人物。他虽远仕,但胸怀大志,皇上屡诏不出,并作《答诏问》一诗: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愉悦,不堪持赠君。

    陶弘景在诗中,巧以“白云”作答,表明此生已超然尘外,与功名利禄无缘。梁武帝深爱其才智,朝中每有大事,均派重臣,或御驾亲临茅山,咨询商讨,时人称他为“山中宰相”,史称他是别具一格的隐士。

    南朝宋戴颙隐居招隐山,先后创作了十五部曲谱和一部长曲,其中《游弦》《广陵》《止息》三部惊世之作成为千古绝唱。

    北宋书画家米芾,他曾对石头下拜,故人称“米癫”,他带着儿子米友仁从襄阳来到镇江,深深地被南山的山水所吸引,在南山整整生活了四十年,江南水乡瞬息万变的“烟云雾景”,给了米芾带来了创作的灵感,他在此独创了“米氏云山”画法。

    沈括,号梦溪丈人,隐居润州“梦溪园”,写下了科学巨著《梦溪笔谈》,被称为“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唐代诗人刘慎虚,隐居润州长山,人称“长山隐士”,专心撰写诗集《鹡鸰集》五卷。南宋诗人苏痒,隐居丹阳后湖,撰写诗词《后湖集》。而汉代茅氏三兄弟隐居在镇江句曲山期间,修道养性,采药炼丹,济世救人,专为百姓服务。据说,后来茅氏兄弟终成正果,名列仙班。后人因此建三茅道观,称他们为三茅真人,改句曲山为三茅山。“蜗牛之隐”焦光,三诏不起,甘愿隐居焦山为附近百姓送柴取暖。

    这些归隐镇江的众多隐士,用他们的点点滴滴,彰显了他们的人生魅力,呈现了中国特有的隐士文化特色。

 镇江“隐”是一种世间难寻的天然隐境

南山《招隐山志》留存的招隐寺图

    在镇江,“隐”更是一种世间难寻的天然“隐境”。大自然天造地设了镇江这座“隐城”连岗三面,一水横陈,把个镇江城"隐"于南山北水之间,三面翠环起伏一面江似银带的美景佳境,使得镇江这座城市,犹如一尊坐南朝北的坐观音。其实,镇江的城市山林,就是一个大写的“隐”字,使得镇江这座江南名城,尽展“城在山中,山在城中”的妙景奇观中。撩起镇江这座隐城的神秘面纱,人们便会惊喜地发现,是大自然用神来之笔,书写了镇江这座“隐城”,是历史上众多的入隐者寄情镇江的山水,遂使镇江成为古代的一个“隐士城”,是一代一代的入隐者以自己的隐士生活、隐人风范,隐有所为,使镇江积淀起厚重的隐士文化,使镇江成为一座名贯古今,极具特色的"隐士文化城。
 

 
今日浏览量:3次   昨日浏览量:53次  你是第 6310  位访客   自2020年7月1日以来共 27175 位   平均每日浏览量:75次    平均每日IP量:17个     最高浏览量:422

Copyright©2017-2018 360.CN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策划: 江苏省镇江市“三国演义”学会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20039371号 

ALEXA